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秋韵学堂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涿鹿之战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admin时间:01-17
能够被我们熟知的第一次战争大概就是涿鹿之战了。涿鹿之战前或后还发生了一次板泉之战,这次战役是黄帝和炎帝之间展开的,很多书中写涿鹿之前,也有写涿鹿之战后,黄帝和炎帝之间展开了一场关于中原地区领导权的战斗,最终皇帝取胜。
而涿鹿之战是中原部落和九苗部落之间的战斗,也有说和东夷部落之间的战斗。众说纷纭,莫能统一。这两次战争都存在于传说之中。所以很多书籍上关于他们的描述也不系统完整。
在170万年前,中华大地上就开始出现了人类,那时候的人还不叫人,应该是人猿,他们刚刚从树上下来,我们的考古发现在云南元谋县的山洞里发现了两颗牙齿的化石,证明,他们生活在170万年前左右,是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人类遗址。要问还有没有更早的,为什么会在云南元谋县发现,这个就不好说了,可能有比他们更早的人猿,但是目前没有找到证据,或许我们永远找不到证据。人类活动破坏了许多证据,同样我们也在创造。
我们还发现了蓝田人,他们大概生活在100-70万年左右,在蓝田人遗址中我们发现了东方剑齿虎、东方剑齿象、大熊猫、葛氏斑鹿等大型动物。说明人类在跟动物争夺生存空间,不是人被老虎吃掉,那么老虎就要被人类吃掉。
还有北京人、山顶洞人、河姆渡人、半坡人、大汶口等等,随着时间的不断前进,原始人类从个体或原始人群走向氏族,氏族由母系氏族演变到了父系氏族。
元谋人是已知的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北京人是原始人群时期的典型。山顶洞人已经过着母系氏族公社的生活。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氏族和黄河流域的半坡氏族是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时期。大汶口文化的中晚期反映了父系氏族公社的情况。
随着人类的繁衍,人口越来越多,氏族演化成部落。原始人类早先是住在山洞里,一个山洞那么就是一个氏族,都有着相同的血缘关系住在一起。(即以血缘为纽带结成的社会基层单位,亦是社会经济的基本单位。是由血缘关系结合起来的,一个氏族有十几个人,由共同的祖先繁衍下来。)以前人口少,隔着几十里甚至上百里,比如元谋人和蓝田人,想打个招呼串个门是不可能的,但是人口多了,两个山洞可能就隔着个山头,两个山洞隔着山就能看见,所以打猎的时候就会相互碰见,双方遇到同一个猎物会怎么办?抢呗!谁厉害谁人多,谁强壮,谁抢到就是谁的。所以双方就会打架,相互抢对方的食物,有一方强的就会把一方弱的给消灭了。老的吃掉,年轻有力的就合并在一起。有时候,他们面对共同的敌人,比如一个老虎,一个氏族经常被老虎欺负,所以两个氏族就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共同的敌人,这样两个氏族就联合在一起。两个及两个氏族联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部落。部落和部落之间联合在一起,形成部落联盟。
部落联盟是为了生存,为了对抗大自然的灾害,为了对抗凶猛的野兽,也是为了对抗其他部落或部落联盟。
在约4600年前就形成了三个大的部落联盟族群。夏族、夷族、黎苗族,这里这个族不是民族,而是族群。
据典籍所载,新石器时代之初载中原地区今日之陕甘、山西、河南等地为夏族集团活动范围;山东及渤海沿岸各地,为东夷集团之活动范围;河南省南部迄两湖之间,为黎苗集团活动范围。在五帝时期(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黎苗集团曾进扰中原且不断与诸夏抗争,对中原史前民族发展有密切关系。
三个宗族集团并处于中国本部,究始于何时,无法加以考证。不过可以想象到的最初各族人口稀少,又过着流动的游牧生活,在此广大地域中,接触机会较少。后来农耕发明,逐渐定居,生齿日繁,活动范围不断扩大,那么就不可避免的相互碰到。
夏族集团之南部与黎苗集团北部之黎族接触最早,所以发生战争和同化也最早。夏族集团要往东往南发展,而黎苗集团中的九黎部落要往北发展,所以,双方矛盾就不可调和。
当时的夏族部落联盟的首领是炎帝,而九黎族的部落首领是蚩尤,为了争夺这一地区的控制权,便发生了一场战争,这就是涿鹿之战的前奏。
据《史记》卷一《五帝本纪》载:“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蚩尤与炎帝榆罔之战争,夏族集团内部矛盾比较多。反之,蚩尤能够带领八十一个兄弟共赴战争,这里可能指八十一个部落,也有说七十二的,较为团结。
这时候,蚩尤统治了今河南南部地区,对周边的夏族进行比较严酷的统治,自称炎帝。夏族部落对其统治不满。于是激起了夏族黄帝起而反抗黎族蚩尤的侵略。
黄帝姓公孙名轩辕,为少典氏之子,初期立国在有熊(今河南省新郑县一带),是夏族集团内一个氏族的领袖。看到蚩尤的入侵,压迫,在夏族集团生死存亡的时刻,奋起反抗,号召夏族各氏族团结为对抗蚩尤。
黎苗集团的根据地在长江中游,此地区内盛产五金矿产,湖南省之铜与锑,湘西之辰砂,大冶(湖北)之铁,至今犹为我国五金之富源。(五金:金、银、铜、铁、锡)
《管子-地数篇》第七十七载:“葛卢之山(湖北省江西省接境之山地),水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可见蚩尤时已经可以粗糙的冶炼金属为兵器,这就是为什么蚩尤被传为铜头铁额,大概是因为他带着头盔之类的吧。
蚩尤以金属为兵器,制成大刀矛戟之类的,故利于徒步兵近战。黄帝则尚以石器为兵器,传说尚记载黄帝令挥做弓,夷侔作矢,剥木为兵。弓矢系石器时代之武器,但利于远战。那时候夏族集团可能已经驯化了部分动物,比如牛马等所以可能已有乘马兵与牛马所架之车出现。传说的指南车,就是古代最早用车之痕迹。
从两个氏族集团使用的兵器看,各有优势。黎苗族合作金属兵器,故利于近战;而夏族主要靠石质兵器和弓剑,则利于远战。但从实战能力看,夏族远不及黎苗族。
战前,黄帝知道蚩尤部族使用铜质兵器,势力强大不易抵御,但也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即由南方发展而来,对北方天候地形不够熟悉。黄帝针对蚩尤部族这一弱点,决定采取引敌后退的战略,即一开始与蚩尤部族接触时不作决定性战斗,将其引导到一陌生的环境里,利用天时地利条件,增加蚩尤部众生活行动之困难以削弱其实力,然后乘其陷于消极被动、战斗力衰退之际,捕捉机会再予以歼灭之。
根据这一构想,黄帝部族与蚩尤部族接触(地点可能在今河南省中部)之后,黄帝即主动向北退,蚩尤部族随即跟踪追击。当时华北平原森林蔽野,双方究循何路进退已不可考。
蚩尤部族进入河北平原后,环境生疏,气候不适,语言不通,敌情不明,以及食料饮水缺乏等,行动逐渐困难,且越深入,环境越陌生,伤亡损耗又无法补充,故精神上感受威胁亦越大。进抵河北省北部地区后,蚩尤部族因长途跋涉,极为疲劳,完全陷入消极被动,战略意志均大为衰退。反之,黄帝部族因得天时地利,则处于非常主动的地位。
最后黄帝于涿鹿一带地区捕捉一特殊有利之天候,即狂风大作黄沙蔽天、蚩尤部族昏迷之际,利用指南车指示方向,率领以熊、罴、狼、豹等为图滕的部族,向蚩尤部族冲击,遂一举将其击溃,蚩尤被擒杀,同时部众即告溃散,战争就此结束。
蚩尤战败后,所率领的黎苗部落,可能一部分被歼灭,大部分溃散或返回原地。因蚩尤所率之部众,主要是九黎之族,故在此次战争中,九黎族受创最深,该族战后没有后继的领导人物,致使各族星散各地,一蹶不振。《尚书-尧典》所载之黎民,当是涿鹿战后黎族散布于中原各地之痕迹。
那么夷族集团是否参与这场战争呢?史籍中没有痕迹可以佐证。但由黄帝“东至于海”一点看,涿鹿之战后,夷族集团可能跟夏族集团关系比较亲密,奉黄帝为天下共主,受黄帝领导,我们从后来的历史可以窥见一斑,我们后面再讲。
《史记》上说:"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当时黄帝曾"东至于海,登丸山(今山东省)及岱宗(泰山),西对崆峒,登鸡头(崆峒、鸡头皆在今甘肃平凉县西),南至于江,登熊湘(熊山今湖南益阳县西熊耳山;湘山在岳阳县西南),北逐荤粥,合符釜山(今河北涿鹿县西北),可见黄帝当时之兵威,已远远超出夏族原有之领域,达到夷族及黎苗族活动之范围。
但是,在此时代,各部族均以游牧为主,时有迁徙往来,尚不能称已建立起固定之国界,只是反映了黄帝声威远播之情形。黄帝对周围部族影响的扩大,夏族在其它氏族中的影响也随之增大。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秋韵学堂推荐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