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文章 > 叙事散文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爱滞深秋

来源:未知作者:未浓方致时间:06-06
那个秋天有些凄凉,风吹过燃着余火的房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夹杂着男人痛哭的声音。
我是被吵醒的,空气里凝固着秋天的微凉,我掖掖被角,躲在被窝里很舒服。说实话,真的不想起,即使醒了,我也喜欢窝在床上,感受被窝的温暖。
突然外面传来刺耳的嘈杂声,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父亲从里屋扯着自己的外套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我掀开被子一骨碌下了床穿好鞋子紧随父亲其后。走到门口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啊,失火了!”肆虐的大火包围了大叔家的房子,凶猛的火头窜向高空,烧焦了从路边伸展过来的大树调皮的枝干。整条街上挤满了救火的人,从水桶缝隙里滴下的水泽淋湿了被秋风吹燥的路面,我屏住呼吸站在人群后面目睹这残酷的场景。
大叔就住在我家隔壁,去年这个时候刚刚结婚。大叔是一个落地的秀才,高考了两次都没考上,所以脾气很坏,很沉默的一个人,从来不喜欢跟别人打招呼,有时候,我跟他打招呼,也仅仅是“嗯”一声便没了回音。有时候,对父母都骂。所以,我很不喜欢他。
然而,去年的秋天,他结婚了,媳妇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细高挑,很美。她跟我们邻居都很客气。记得结婚那天,婚礼办的很红火,大叔也笑的合不拢嘴,我出门玩的时候,大叔还塞给我一把糖,这是从没有的事情。他父亲跟他住前后屋,看着他端着菜,踏着轻盈的步子,感觉老爷子年轻了好几岁。
自从娶回美娇娘后,大叔也变了,变的对谁都客气了。好像落榜的憋屈都没了,老天对他还是很眷顾的,给了他一个好媳妇。
秋天的阳光无限明媚,新娘子每天都跟我们一起坐在大街上,做着针线活。新娘子与邻居相处非常融洽,小孩子每次去她家,她都会拿出很多好吃的,什么水饼啊糖果啊染的五颜六色的花生,栗子等。大叔也是每天干活特有劲头,要么跟着施工队干活,施工队没活的时候,就抗起锄头上地里,帮着老爷子锄地。浑身穷扎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而现在,我看着他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风在耳边呼啸!大叔是被骗回来的,在回家的路上他只是听说,“家里出事啦!”谁知道,回家后他看到的却是烧的面目全非的破屋子。黑糊糊的被子包裹着自己温柔贤惠的妻子,露出的一双脚,也早已经烧焦。众人摇头叹息着,好像在惋惜那个年轻的生命,又似在叹惜大叔悲惨的命运。
“滚,都滚,看我的热闹是吧!”大叔疯了一般的朝我们吼着,音声凄厉而又嘶哑。人们叹息着,拎着盆子之类的慢慢的回到家里去了。只留下大叔趴在地上,我耳边充斥着他哀嚎的哭声,嘶哑着嗓子,在咒骂着老天爷的不公。。。。。
一阵风吹过,一身鸡皮疙瘩。我找了件厚衣服穿上,这是去年秋天,跟隔壁大叔的媳妇,一起赶集的时候买的。谁也没想到,昨天还是那么艳丽的一个人,今天已经不在人世。
大叔自从死了媳妇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大家都劝他再找一个,他只是摇头叹息着,眼里充满的是绝望,忽然又变的温柔。绝望与温柔交织着。有个媒婆去给他提亲,他不答应,媒婆絮絮叨叨了一上午,结果被他用棍撵了出来,从此,再也没人敢提起这事。
秋风,再起的时候,我依然窝在被窝里不肯起来。
呜咽的风声似是一个苍老男人的呼喊,充斥着我的耳朵,萦绕在我的心头。
秋风乍起,黄叶飘落,凋零了谁心头的花朵......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叙事散文推荐
  • 父辈的城

    谨以此文献给参加过洪泽县建设的父辈们...

  • 喷香的羊肉泡馍

    左边是铜锅店,右边是瓦罐店。同样都是美食,但是饭店的名字却很不一样。这个世界上,...

  • 花开花落两无言

    若无缘,大千世界,菩堤众生,奈何卿之笑颜于吾展? 若有缘,为何相遇又将别,各自天涯? 远...

  • 爱滞深秋

    那个秋天有些凄凉,风吹过燃着余火的房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夹杂着男人痛哭的声音...

  • 正月十六吃元宵

    我小的时候,正值文革时期,生活困难,几乎家家顿顿吃窝窝头、大饼子、糊涂粥,胃口腻...

  • 山师历社“沂蒙情共”实践队给孩子教授课程

    山师历社“沂蒙情共”实践队给孩子教授课程 ...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