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剧本 > 经典影视剧本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春光乍泄》电影剧本 三

来源:名家经典作者:王家卫时间:11-05
酒吧里,黎耀辉用酒杯碰碰桌子,以免小张趴在桌上睡着了。
黎耀辉:累了就回去。
小张:我在听那两个人讲话。
黎耀辉:那么远也听到?
小张:不懂得他们在说什么,等一下就回打架了吧。
那两个人真的打起架来。
黎耀辉:你的耳朵很厉害嘛。
小张:习惯了吧,小时侯眼睛生病,看不到东西,都用耳朵听。后来花钱把眼睛医好,可是习惯就改不掉。有时候我觉得,耳朵比眼睛还重要,很多东西用耳朵比用眼睛看好。好象一个人假装开心,可声音就装不了,细心一听就知道了。
黎耀辉:真的吗?
小张:你的声音就很不开心。
黎耀辉:后面的人在说什么?
小张:我试一下。
小张趴在桌上闭着眼听。
 
小张和黎耀辉与当地人踢球赢了钱。
黎耀辉把小张掉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来:小张!钱都收了?
小张:五块,你...两块。
黎耀辉:我两块你三块?
小张:好,你三块。
黎耀辉(独白):一群人原来小张的声音最大。在午后的小巷踢足球其实很热,不知道为什么,那年夏天过得好快?
 
酒吧里,小张和黎耀辉喝酒。
小张:干杯,谢谢你照顾。
黎耀辉:你钱够了?
小张:对呀。
黎耀辉:去哪里?
小张:慢慢走,去一个叫USHUAIA的地方。
黎耀辉:冷冷的,去干吗?
小张:那边是世界尽头,我想去看一看。你去过没有?
黎耀辉摇摇头:听说那儿有个灯塔,失恋的人都喜欢去,说把不开心的东西留下。
小张:现在还有人那么做?
黎耀辉:不知道,大概。
小张掏出他的walkman对着黎耀辉:讲几句。
黎耀辉:讲什么?
小张:你是我这里唯一朋友,留个纪念嘛。我不想拍照。
黎耀辉笑:不知道讲什么。
小张:随便哪,心里面的话什么都可以。不开心的话也可以讲,我帮你留在世界尽头。
黎耀辉:我没有不开心。
小张:那就讲开心的。你自己讲,我去玩。
小张跳着舞看他。
黎耀辉把WALKMAN放在嘴边,禁不住痛苦伤心,终于压着声音哭泣。
 
黎耀辉又喝醉了,小张送他回来。
小张:你还好吧?送你上去?
黎耀辉:我没事。
小张:真的吗?
黎耀辉:你先走。
小张握着黎耀辉的手:我走哪,你照顾自己。希望有机会会再见你。
黎耀辉:你闭上眼。
小张:干吗?
黎耀辉:先闭上眼嘛。
小张闭上眼。
黎耀辉:你知道你像一个人?
小张整开眼:谁?
黎耀辉:盲侠。开玩笑。
小张大笑打他的胸。
黎耀辉:玩得开心点。
他们看着对方,依依不舍地拥抱在一起。
黎耀辉(独白):跟他接近得多了,耳朵里什么也听不着,净见自己的心在跳,不知道他可有听到?
黎耀辉目送小张远走,孤独地靠在门框上。
 
黎耀辉到处闲逛,有男人的地方就可以看见他的身影。
何宝荣的身影出现在公厕。
黎耀辉(独白):以前我不到公厕流连,是嫌那儿脏。近来因为贪方便,不时也会去走走。我没想到会碰上何宝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
黎耀辉在公厕故意碰别的男人的包。
黎耀辉(独白):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黎耀辉走进电影院,坐在一个当地男人身边。
那个男人看看他,看看四周,四周一片漆黑。
电影是一部A级片,正放着三级的镜头。
黎耀辉抚摩男人的头发,男人伏下身去,黎耀辉享受着久违的快感。
 
黎耀辉在电话厅前徘徊(独白):离开香港前,我从公司拿走一笔钱,父亲介绍的工作,老板跟是他的手足。在阿根廷,我一直在工作,我好想有日将报答人家,亦好想跟父亲说声对不起。
黎耀辉终于拿起电话:喂!阿爸呀?是阿辉...
电话那头挂断了。
黎耀辉坐在屋里看窗外(独白):十二月的阿根廷好热,那日我放假,想着写张圣诞卡给父亲,不料越写越长。在香港我很怕跟他讲话,原来有些事我好渴望他知道,我不晓得他读信后会怎么想。我跟他说,希望他给我机会从头开始。
黎耀辉把信投到信筒里。
 
黎耀辉又去做屠宰场的工人。
一天的工作下来,黎耀辉瘫坐在地板上。
黎耀辉和其他工人一起吃饭(独白):我改到屠房工作,因为工资很高,时间也很适合我,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我又回到香港时间了。
黎耀辉在浴室又哭了。
 
何宝荣打电话:是我。
黎耀辉(独白):有些事情总不断循环,不久何宝荣又来电话,要我将护照还他。我不是不想那么做,我只不要见他面。我怕再听见他那句老话。
 
何宝荣来敲黎耀辉的门。
黎耀辉挂上链锁开门,门外没有人。
 
黎耀辉坐着捂着脸(独白):最近又失眠了,那早看电视我才发觉,阿根廷跟香港在地球的两面。传统的香港会是什么样子?
香港的景物,全是倒立着。
 
屠宰场,黎耀辉冲洗着地板上的血迹。
黎耀辉(独白):我开始不想留在家,假日也会回屠房当班。我得承认何宝荣那话的杀伤力,我只是不想继续下去。
 
旅馆的老板接电话:阿辉搬走了。
何宝荣在电话这头像断线的风筝。
 
桌上放着何宝荣的护照。
黎耀辉(独白):大概多劳多得吧,我很快就回到香港。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天,我把何宝荣的护照拿出来。
路上跑着一辆车。
黎耀辉(独白):买了辆可靠的二手车,我决定我得去瀑布一次。
夜里行车,路灯一个一个经过,黎耀辉脸上有节奏地忽明忽暗。
 
何宝荣颓废地摊在酒吧的吧台上,越是这样的孤独无助越可以吸引别的男人。
一个当地男人向他走过来,何宝荣抱着他和他跳着探戈。
何宝荣有所想——如果他是黎耀辉,那该多好?
何宝荣喝醉了,烂醉如泥,睡倒在酒吧的门口。
 
何宝荣来到黎耀辉的房间。
何宝荣放几盒烟在床头、把柜子整理好、擦洗地板、坐在黎耀辉常坐的墙角。
何宝荣修好那架台灯,看着水从崖上飞流直下。
何宝荣爬在床上痛苦的哭——本来在身边的却因为自己一次一次的背离而失去。
 
瀑布,比想象中还要美丽、还要壮观。
黎耀辉(独白):我终于到了瀑布,我忽然间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这儿的应该是一对。
黎耀辉站在离瀑布最近的地方,水溅在脸上身上,全身都湿透了。
 
USHUAIA是个海边的小岛,岛上真的有一座灯塔。小张站在灯塔最高处。
小张(独白):我终于来到世界尽头,南美洲大陆南面最后一个灯塔,再过去就是南极。突然我很想回家,虽然我离他们很远,但那对我的感觉是很近的。
小张把WALKMAN放在耳边(独白):我答应过阿辉把他的不开心留在这里,我不知道那夜他讲过什么,可能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象一个人在哭。
 
小张在餐管里吃东西。
小张坐在酒吧里,一个女人拉他跳舞,他没有去。
小张(独白):我回台湾的一个晚上,因为班机的问题,又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我想向阿辉说声再见,可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以为会听见他声音,可能音乐实在太吵,我什么也听不见。
清晨,天还没大亮,小张离开酒吧。
小张(独白):离开时天开始亮,台北现在应该是晚上。不知辽宁街夜市开了没有?
 
 
新闻旁白: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昨天晚上病逝北京医院,享年九十三岁。中共中央电视台今天凌晨公布他的死讯。
黎耀辉坐在台北宾馆的房间里看新闻节目。
黎耀辉(独白):在台北起床已经是下午,在1997年2月20日,我回到地球这一面。我觉得自己好象睡了好久。
 
黎耀辉开始逛台北辽宁街的夜市。
黎耀辉坐在一家小吃摊前。
老板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你要吃什么?
黎耀辉:有什么吃的?
老板:招牌面,还有臭豆腐都很好吃!
老板热情的招呼。
小吃摊内间的镜框上插着小张在USHUAIA的照片。
黎耀辉:你们有没有电话?
老板热情地指给黎耀辉。
黎耀辉(独白):我返香港前到台北住了一夜。我到了辽宁街,也是很热闹。我没有见着小张,只看见他的家人。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我不晓得再见着父亲将会是怎么样,到时候再说哪。
黎耀辉看着老板夫妇热情招呼客人,儿子辛苦招揽客人,笑着离开(独白):离开时我拿了他一张照片,我不知道哪日会再见着小张。但我可以肯定,想见的话我知道在哪儿可以找着他。
 
香港的快节奏。
黎耀辉坐在公车上看香港夜色。
 
 

THE END
主演:张国荣、梁朝伟、张震
 
 
出品人:陈以靳
监制:王家卫
策划:条原弘子、郑泰镇、曾敬超
导演:王家卫
制作总监:彭绮华
摄影:杜可风(HKSC)
美术指导:张叔平
剪接:张叔平、黄铭林
音乐剪接:杜笃之
音乐:钟定一
制作统筹:朱继生
副导演:江约诚
助理摄影:黎耀辉、何宝荣
机工:何嘉辉、刘田华
灯光:黄志明
助理灯光:关永祥
电工:关永健、陈汉宋
助理美术指导:文念中
制片:张纤缄
助理制片:何婉菁
化妆:关莉娜
道具:谭永昌
助理道具:谭永雄
收音:梁志达
助理收音:李庆强
音乐剪接:邓少林
效果:程小龙
剧照:夏永康、李志超
摄影器材:香港沙龙电影有限公司
调光师:吕丽华
冲印:宇宙电影彩色冲印有限公司
中文字幕:魏绍恩
英文字幕:Tony Rayns
法文字幕:Jacques Picoux
 
歌曲:"CUCURRUCUCU PALOMA"
"PROLOGUE (TANGO APASIONADO)
"FINALE (TANGO APASIONADO)
"MILONGA FOR THREE"
"CHUNGA`S REVENGE"
"I HAVE BEEN IN YOU"
"HAPPY TOGETHER"
 
录音室:Kantana Group
数码特技:亚洲数码视像有限公司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经典影视剧本推荐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