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剧本 > 经典影视剧本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春光乍泄》剧本一

来源:名家经典作者:王家卫时间:10-14
《春光乍泄》
 
出品:春光映画
联合出品:株瑞佑映画社、学者有限公司
制作:泽东电影有限公司
编剧、导演:王家卫
 
 
黎耀辉与何宝荣的护照,被盖上入关的印章——12 MAY,1995。
 
 
春光乍泻 HAPPY TOGETHER
 
何宝荣半赤裸地趴在床上,叼着一支烟,看着床头柜上的南美洲大瀑布的闪灯。
黎耀辉半赤裸地靠在斑驳的镜子前,镜子里映出他令人刺激的地方,他回头看看。
何宝荣:黎耀辉?让我们重新开始?
黎耀辉与何宝荣开始疯狂做爱。
黎耀辉(独白):何宝荣将“不如重新开始”挂口边,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我和他一起很久了,中间也分开过,可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总会跟他再走到一起。为着重新开始我们离开香港,两个走着走着来到阿根廷。
 
黎耀辉:请问瀑布怎么去?
路人:这路不到瀑布。
黎耀辉跑回来,向车子里的何宝荣说:说自己晓得看地图,走错路了。
何宝荣懒洋洋地睡在车里:走错路用不着死吧?
黎耀辉进到驾驶舱,车又打不着火了:干!买汽车还不如坐公车,这么样还不动呢!你来吧!
何宝荣换过来走过来坐在驾驶舱:有废铁好过没有,大家也不是富裕,总好过挤三十多个小时公车!旅行就是这样子嘛。
黎耀辉:我可没想过是这样子的!
何宝荣:麻烦你下去推车?
黎耀辉刚走到车尾,何宝荣就把车开走了。
何宝荣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悠闲地点起一支烟。黎耀辉跑过去上了车。
 
路上,何宝荣专心开车,黎耀辉望向车外,两人无话。
黎耀辉(独白):初到阿根廷,地方也不认识。有日何宝荣买了一台灯,我觉得很漂亮。两个人好想寻找灯上的瀑布,很艰难才找到地方的名字。想着到瀑布就好返香港,结果迷了路。
空旷的公路上,黎耀辉趴在车上看地图,何宝荣生气地从车里走出来。
黎耀辉:你去哪儿?
何宝荣没有应他,走向旷野。
黎耀辉束手无策地看着地图。
两个人站在路边,看着一辆一辆车从眼前经过。
黎耀辉(独白):我一直没弄清楚那天去了什么地方,我净记得他说一起的日子好闷,不如分开一下,有机会再从头开始。
何宝荣还站在那儿,黎耀辉开始慢慢向前走。
黎耀辉(独白):他的“从头开始”可以有两个意思...
车上的地图被吹翻。
黎耀辉用手捂着脸。
美丽壮观的南美洲大瀑布。
 
布宜诺斯艾利斯夜街,开过一辆客车。
黎耀辉穿着酒吧制服,叼着烟站在瑟瑟的寒风中。
客车停在他面前不远处,黎耀辉与两个当地人一起涌向车门。
黎耀辉(独白):在阿根廷不容易找工作,跟他分开后我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在一所探戈酒吧当招待。每夜也有几个团台湾客人,
黎耀辉爬上了车:欢迎欢迎!请进请进!里面坐里面坐!
来了一辆高级轿车,何宝荣花枝招展地和几个当地人从车里下来。
黎耀辉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很生气。
他们从黎耀辉面前走过去,何宝荣竟没有看见他。黎耀辉死死地盯着他。
酒吧里,人们跳着探戈。
何宝荣坐在吧台上喝酒。
黎耀辉一个人站在门外。
何宝荣吻着一个男人。
黎耀辉从窗外看着。
黎耀辉走进一家小商店,买了一瓶啤酒,后来换了一包面包。
黎耀辉(独白):初到阿根廷,我以为这国家好大。再见到何宝荣,我没想过要跟他从头开始,我只想返香港。
黎耀辉一个人坐在街头肯面包。
酒吧里的人依然在快乐着。
何宝荣几个人从酒吧出来,醉醺醺地爬上了车。
黎耀辉走到车后看着车慢慢地走。
何宝荣在车后座点了烟,侧头看看车后面。
黎耀辉又一个人站在街上了,扔掉了剩下的面包。
 
黎耀辉在旅馆的厕所里,半赤裸地洗脸。
黎耀辉生气地打碎了对面墙上的砖。
 
黎耀辉从小商店买了三明制,又去上班。
黎耀辉进到酒吧里接电话:找我干吗?
 
何宝荣赤裸的躺在纷乱的床上。
何宝荣无所事事地走出去。
 
黎耀辉坐在旅馆里喝汤。
 
黎耀辉在酒吧门前给旅客拍照:跑来跑去怎么拍?
导游站在一边:笑嘛。
黎耀辉心烦意乱的把相机交给导游:干!不拍啦!
 
黎耀辉走进酒吧的厕所。
何宝荣从厕所走出来。
黎耀辉默默地站在厕所门口,半天才出去。
 
何宝荣像小鸟一样从酒吧飞出来。
一个当地男人在门口等他:怎么这么久?
何宝荣没有回答他,向他身上摸去:烟?
当地男人:的士!
何宝荣:给我一个火。
当地男人给何宝荣点了烟,两人上了的士。
 
的士开走了,黎耀辉走出酒吧抽烟。
 
黎耀辉在嘈杂的旅馆里接听电话:是我,听得见吗?你怎么晓得我电话?
 
黎耀辉(气势汹汹):开门呀,何宝荣!
黎耀辉疯狂砸门。
何宝荣开开门,风情万种地靠在门框上:怎么哪,黎耀辉?
黎耀辉醉眼熏熏:怎么哪,何宝荣?我干吗要进来?
何宝荣:我有话跟你说。
黎耀辉:要说在这儿说。
何宝荣:先进来呀,好重要的。
何宝荣一把把黎耀辉拉进来,关上门。
黎耀辉:有话快点说。
何宝荣狂吻黎耀辉。
黎耀辉推开何宝荣:干吗呀你?
何宝荣:讲完,没有哪,走呀。
黎耀辉呆呆站在那儿。
何宝荣推他:走呀。
黎耀辉发怒:别推我,你推我看我揍你。
何宝荣又推他一把:揍我?
黎耀辉把何宝荣推到房间里,两个人倒在床上。
何宝荣大叫:你妈的有种捏死我?
黎耀辉放开他,何宝荣捂着脖子大叫。
黎耀辉大骂:仆街仔!
何宝荣:我比得上你?“晚安晚安请进请进......”。你妈的不去接客?你理我?
黎耀辉:我不像你,有鬼佬照顾。
何宝荣:我干!
黎耀辉:我什么也没有,钱给我花光,我还要回香港呀,没有钱怎么回去?我也不想做呀!
何宝荣悠闲地坐在床上抽烟:你后悔了?
黎耀辉:我后悔得要死。没见你就一点不后悔,现在我后悔得要死。
何宝荣:怎么哪?
黎耀辉气汹汹的:在奚落我?离开我你抖起罗?你抖起了干我鸟事?你叫我来是干吗?
何宝荣:我想你陪我一下。我好想你陪我一下。
黎耀辉把酒瓶摔向何宝荣:干!
黎耀辉走了,何宝荣缱绻在床上痛哭。
黎耀辉疯了一样跑在街上。
 
黎耀辉坐在酒吧门口喝酒。
何宝荣一个人开着高级轿车来了。
何宝荣走过来,递给黎耀辉一样东西:给你。
黎耀辉没有接,何宝荣扔给他:不喜欢卖掉。
何宝荣愤愤地走了,黎耀辉把他送的表扔掉:挑!
一会儿,黎耀辉又把表捡起来装到兜里。
何宝荣站在街对面,黎耀辉跑过来:又怎么哪?
何宝荣:可不可以先把表还我?
 
两人上了一辆公车,清晰的可以看见何宝荣脸上的青肿。
何宝荣:坐后边,后面暗一点。我现在见不得人吗
黎耀辉:你这样子见得人吗?
何宝荣:你看见了?我以为你没看见。支字不提的。原来你见到我给揍了。
黎耀辉:要我说什么?揍也给揍了。
何宝荣:一场朋友,总可以问候一下吧?给揍了,也因为你。
黎耀辉:别推到我身上...我没要你将表送我。
何宝荣:那你当下把表还我呀!把表还我怎会给揍?
黎耀辉:你要给多揍一顿?
何宝荣瞪他一眼不再说话。
黎耀辉: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何宝荣:你省着点!净晓得欺负我。
 
两人在酒吧门口下了车。
何宝荣:你家在哪里?
黎耀辉:在这儿等我。
黎耀辉走进酒吧拿了表跑出来:还给你。
黎耀辉要走,何宝荣叫住他。
黎耀辉:怎么?
何宝荣:给我一口烟?
黎耀辉递给他一盒烟,何宝荣拿出一支:火?
黎耀辉抢过烟盒,把嘴上的烟给他对火。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
黎耀辉:以后别再来找我!
黎耀辉走了,何宝荣停在最后的姿势上——一切曾经的都已灰飞烟灭。
 
公车来了,何宝荣上了车。
黎耀辉从兜里掏出酒瓶喝了几口,看着夜车远走,依依不舍。
 
旅馆里,老板在接电话:辉不在,我不晓得他在哪里。
其实,黎耀辉就在他的房间里。
寂寞的时候,黎耀辉就会忘向那个南美洲大瀑布的台灯。
 
何宝荣跌跌撞撞地走到黎耀辉的门前:黎耀辉!
黎耀辉开门看见何宝荣惊呆了,他脸上手上都流着血。
何宝荣像见到亲人似的,抱着黎耀辉。
黎耀辉终于不忍心地抱着这个他曾经爱的人。
何宝荣终于发自内心的哭了。
 
医院里,已经包扎好的何宝荣仰望着黎耀辉: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
黎耀辉坐下来,有点心动了。
 
两个人坐在的士上,黎耀辉默默地抽烟,何宝荣看他又不敢看他。
何宝荣再看他时,黎耀辉终于回过头看他,把烟放在他嘴上,何宝荣深深地吸了一口。
何宝荣慢慢地把头枕在黎耀辉的肩上,黎耀辉并没拒绝。
 
何宝荣懒懒地坐在床上,黎耀辉帮他推掉裤子。
何宝荣:这儿不错呀,住了多久?
黎耀辉帮他擦脸、擦脚:几个月。
何宝荣:怎么住得这么偏?
黎耀辉:便宜点。
何宝荣:也是的。天花很高,看出去风景也不错。
何宝荣看见了瀑布台灯:这灯还在?以为你早给抛了。你终于有没有去了瀑布?
黎耀辉:没有,你呢?
何宝荣一直盯着他看:没有,等你一起去。待我复元我们一起去?
黎耀辉:到时候再算。
黎耀辉给何宝荣洗好了:近晚睡这边吧!
何宝荣:你呢?
黎耀辉:睡沙发。
黎耀辉拿着何宝荣的衣服走出门,收起了他的护照。
何宝荣睡着了,黎耀辉给他盖好被子。
脱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着熟睡的何宝荣。
 
半夜,何宝荣坐起来,看着睡着的黎耀辉。
 
布宜诺斯艾利斯夜景,车流不息。
 
黎耀辉的工作非常卖力。
黎耀辉给旅客照相的态度好极了。
黎耀辉下了班回家做饭。
黎耀辉:何宝荣,吃饭了。吃饭哪,起身呀。
黎耀辉把何宝荣抱到桌前,喂他吃饭。
何宝荣:给我尝一口汤。
吃晚饭,黎耀辉脱光何宝荣,给他擦身。
何宝荣:我身很脏?
黎耀辉:医生说不能洗澡嘛。怎么给咬了?
何宝荣:你一床都是虱子。
黎耀辉:下雨总是这样子。
何宝荣:明天拿床盖被单晒晒嘛。咬死人。
黎耀辉:抬高手。
何宝荣:好痛...我的手。
黎耀辉:又说脏。抬得那么高。
黎耀辉换了床单,又喷了杀虫剂。
何宝荣:也喷喷那边嘛。自己睡那边,也喷喷呀。
黎耀辉也喷了自己这边。
 
晚上,何宝荣趴起来跑到黎耀辉这边找烟。
黎耀辉从被里钻出来:怎么了?
何宝荣:没有烟。
黎耀辉:那边有。
何宝荣:妈的抽光了。
黎耀辉:下去给你买。
何宝荣:不用...睡觉吧!
何宝荣爬在床上,捡烟头抽。
 
黎耀辉还是跑出来买烟。
 
何宝荣爬在床上优哉优哉地抽着烟。
何宝荣掀开黎耀辉的被子钻进去。
黎耀辉:干吗有床不睡?
何宝荣紧紧抱着黎耀辉:我喜欢。
黎耀辉:两个人挤一张沙发?
何宝荣:我觉得蛮舒服的。
黎耀辉:干吗咬我?
何宝荣:我饿。
黎耀辉:你真的要睡沙发?
何宝荣:干什么?
黎耀辉:那我到床睡。
何宝荣压着黎耀辉:别说话...睡觉。
黎耀辉:要不你睡沙发我睡床?
何宝荣:别唠唠叨叨的嘛。
黎耀辉摆脱他的纠缠:我睡床。
黎耀辉刚在床上躺好,何宝荣又来纠缠:不是那么没人情味吧?
黎耀辉:都说床太小。
何宝荣:怎么小?我睡你上边就不小,这样子一起睡。你决定睡觉?真这样子对我?
黎耀辉推开压在他身上的何宝荣:干什么嘛?
何宝荣:就这样子,好不好?
黎耀辉:好,你睡...
何宝荣死命抱着黎耀辉:别动,睡觉。
黎耀辉:你别搞我。
何宝荣:谁搞你?你别搞我。吻一下,睡觉。
黎耀辉拨开何宝荣搂着他的手,何宝荣又搂过来:别碰我的手,痛!
 
何宝荣推开桌子,把沙发和床并在一起,兴奋地跳上去。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经典影视剧本推荐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