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抗战小说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新四军连长张虎(一)

来源: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2-25


      一九四一年一月,就是在去年十一月,蒋介石发出电令:限黄河以南的新四军在一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中共中央虽然不满,但是为了维护抗日大局,以国共合作为重,指示中共中央东南局和军事分会的项英趁国民党部队没有布置好,赶快把留在江南的新四军九千人的部队撤离原地,防止被国民党军队暗算。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由叶挺军长领导的江南新四军在这一两天内做出撤离,并把在江南的九千名新四军分三路:左路3000新四军从茂林周边到大康附近;中路4000新四军从茂林东北到凤村集合;右路纵队2000新四军到茂林西北边的村庄集合,才在一起到江苏溧杨伺机过江北转移。今天是1941年1月4日下午,位于右路的2000人的新四军某部二营一连的一百多名新四军战士已经站好在土路上,即将出发。苦难的老乡们都来送别新四军,希望他们多打凶恶歹毒的日本鬼子。现在,天空是一片阴灰色的,下着又冷又浸人肌肤的小雨,不时吹来的冬天一月的带寒气的冷风吹在他们有些戴斗笠,有些只戴军帽的战士指挥官的军帽、背上。在往东去的被潮湿的灰蒙蒙雨气遮眼的弯曲又长的小路上,这时已经有一些新四军部队先走了。在这里,能看见他们匆匆走着,英武的军人身影,一直朝前面走去。此时,新四军连长孙百成、一排长张虎非常不舍得地对前来送行的苦难的村民说道:
 
“|乡亲们,告别了。”新四军连长孙百成说道。一排长张虎25岁,也主动朝老乡们一步走上去和老乡们握握手,跟人非常的亲近和蔼的印象,人也不见外。几个老乡说:“新四军同志,你们要多打鬼子,要多打。”
“老乡们,我们这次到黄河以北去,就是要狠狠打击日本鬼子的。”张排长说。在说时,他那纯朴、显得白净的团脸和他眉清目秀俊逸的模样使人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好排长。
“这样好呀!我们盼着你们新四军早点消灭日本鬼子。到时,等你们回来,我们要好好招待你们。”有乡亲说。一脸对他俩带有无限的期盼。谁都知道,只有把日本侵略者消灭了,老百姓才有安生日子过!
“太感谢老乡们了!我们一定不会让老乡们失望的!”张排长说。然
,孙连长看到前面的别的连队渐渐走远了。觉得该走了。才对实在舍不得新四军走的老乡们说:“再见了,老乡们!等我们打败了日本鬼子,一定会回来看望乡亲们的!”
 
然后,他和张排长向老乡们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张排长还要更有力些,然后,他俩就转身往等在旁边出村的土路上的自己二连战士们走去。孙连长喊了一声:“同志们,出发!”然后,他们向已经走远的部队匆匆跟上去。
   此时,是安徽皖南冬日。小雨夹着寒气,在他俩的头上下着。他们身上的半旧灰白色军衣、军帽早已经淋湿了,虽然浑身感到冷湿不舒服!离开了非常热诚的老乡,还是要赶上已经离他们有很远一段路的大部队。他俩匆匆跑了起来,转过土灰色的湿漉漉的矮山下,才看见在阴灰色的山路上,两边都有忽高忽低的山,被一大片带有淡薄潮湿雾气笼罩着。转过一个矮山包边,两人看到正在往东去的很长的、背着枪,匆匆往前面走着的新四军大部队的战士、指挥官们。
 
“连长,老乡们太好了!我真不想离开他们。”边走、边非常感动的张虎排长说。他非常感慨,心里就想着生活在日本鬼子控制范围里的苦难的老乡们是那样的可怜。
“张虎,你不要难受,我们以后会回来的,会带跟老乡们好日子的。”孙连长说。
“连长,这次到黄河以北去打鬼子,应该是一个新的开始。”
“是呀。我们和国民党好好的,为什么国民党要我们离开打了几年的皖南?”“连长,咱们不想这。再说,这也说不清。”
 
“怎么能不想?说老实话,我跟你一样,不想离开这里。”孙连长侧过他被小雨淋得发亮的方脸说。
|这时,他们跟上了新四军二连战士们,跑到队伍的前边带领全连向前走去。
……
 
      晚上了,部队在皖南的一个山地过了一夜。第二天还是雨天。新四军连长孙百成、一排长张虎和战士们还有大部队继续出发。走了大半天,在下午16点,来到了清义江边。这时,在匆匆流过的、有湿雾的正有小雨落下显得白色的河水从原先能走过去的河已经上涨,并打到了在过河的别的部队战士们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处的情景,使张排长、孙连长一走近江边就看到了。
“连长,这河水涨宽了!”和战士们站在江边的张虎排长说。此时,一心想过河,被非常冰冷的小雨打在头上身上的战士们极为心急!
“不行。要是这样过河,会影响大部队的行动。”孙连长说。一脸的担忧!
这时,他听到后面的一些战士可能是获得了他们指挥官的命令,都抬着木箱、木板纷纷下到一月非常冰冷的匆匆从他们身前流过的江水去。
既然别的同志都开始要动手架浮桥,我们一连,也要参加。孙连长想道。他看到那些走进河里的战士着手架桥了,马上喊道:
“同志们,走,把咱们的木箱子、木板拿上搭浮桥!”孙连长一喊。
自己连里一百多个官兵马上回应:“是,连长!”
他们也马上动起手来,把自己连里的木箱、木板拿起,快步走进有些急的河水里。张虎排长也去了。他在河水里和战士积极搭浮桥。
 
……
       一个小时过去了。张排长站在打到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部位的河水里,把两木箱和木板固定。就喊道:“李小军!”
“排长。”在他身边的一个瘦脸而坚定的战士回答。
“来,帮我一下!”
“什么事?”
“我已经把木箱木板合紧,你来把索子捆紧。”张排长说。这时,他灰白色的军衣卷在手肘上,已经被水冻得通红的胳臂的张排长把难些的事由自己亲自做,让自己战士做轻松的事。
“是,排长。”
“好,咱们来吧!”
“是,排长。”
模样非常英俊的是苹果形脸的张排长看看在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处急急往下游流去的河水,就非常干脆地弯下身,一个背和肩旁都埋进了河水里,就剩戴着军帽的脸和脖子;他两手在水里紧紧抱住木箱和木板,战士李小军看到自己排长憨厚朴实的脸,心里非常感动。他已经从自己排长手里接住索子,开始捆牢木箱和木板。一会后,他们终于做好了。这时,别的部队的官兵做好浮桥,这样,要不了太长,一座浮桥就修好了。
“快,过河!”一个在河边上的新四军团长喊道。然后,部队就依次在雨中匆匆跑过浮桥。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抗战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