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抗战小说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春芙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索付时间:09-08

奉天中心街医院的产房里,传出一阵婴儿啼哭声,一个六斤半重的男婴降临人世。他母亲是个漂亮的日本女人,叫小川丽娜,生产时的疼痛让她满头大汗,看着身边眨小眼睛的孩子,露出欣慰的笑脸。 孩子父亲叫佟艳生,是个文弱的中国书生,他在床头一边逗孩子一边给妻子擦汗。佟艳生日本留学时和妻子同班同桌,小川丽娜喜欢中国文化,和佟艳生走得很近。慢慢的,两人相爱了,就像电影<精武英雄>里陈真和山田光子一样。 小川丽娜的父亲小川四郎是一个军官,在等级分明的日本,普通民众和他说话权利都没有。他骨子里有高贵的思想,加上自国强盛,看不起中国人。 小川四郎得知女儿爱上中国人后,强烈反对,他怎么可能让女儿嫁给一个看不起的种族人。小川丽娜为爱情离家出走,气急败坏的小川四郎将女儿抓回家,囚禁起来。 小川丽娜的心,已在佟艳生身上生根发芽,看不到心上人,生不如死。整日以泪洗面,不吃不喝,以死相抗。小川四郎怕了,将女儿放出来,绝情地说:“你嫁给那个中国人,就永远别回来,我当从没生过你。” 小川丽娜哭着给父亲磕个头,走出家门,她和佟艳生离开日本,回到佟艳生老家中国奉天。佟艳生的家很穷,小川丽娜吃不少苦,但和心上人在一起,苦也甜。 小川四郎消气后,还是想女儿,他派人来到中国,找到女儿住址后,送来很多财宝。曾经的一切不再计较,女儿过得好,自己就安心了。佟家靠这些财宝,从小门小户,变成腰缠万贯的大户。 如今孩子出生,小川丽娜给父亲打去电话,让他给孩子取名。小川四郎没来过中国,对中国印象是贫穷、落后、愚昧。他很喜欢中国古董,家里收藏很多,其中有件银鹤,是他的最爱,于是将孩子定名为佟银鹤。 小川丽娜知道父亲有个银鹤,是他心爱宝贝,将孩子取名为银鹤,说明在父亲心里,孩子和银鹤同等地位。小川丽娜哭了,对父亲说:“等孩子大一点,我就带他回日本看您。”小川四郎说我等着,到时我将银鹤送我外孙,做为见面礼。 从满月到会爬,再到能走会说话,佟银鹤都健康无事。可就在佟银鹤六岁这年,得了肺炎,而且久治不愈。医生提议转院,说宽城子中心医院,有个俄国大夫,是治肺病的专家。 佟银鹤虚弱得已不成样子了,病魔不等人,佟家赶忙开洋车往宽城子赶。此时是军阀混战时期,东北各地土匪多如牛毛,抢财霸女无恶不作。 车驶出奉天地界,在片草木繁盛的平原,被十几个土匪截住。土匪头是个身材魁梧的独眼龙,四十岁左右,皮肤油黑,满脸横肉,手持一把叫“王巴盒子”的手枪。 当土匪的人,都是不怕死的主,只要对方人少,钱够多,不管啥身份地位,他们都敢动。独眼龙鸣枪停车,之后高喝:“交出你们带的财物,老子保你们平安经过。” 车上十几个人,小川丽娜开车,佟艳生坐副驾驶座位上。后排座位,佟银鹤姑姑佟大丫抱着佟银鹤睡得正香,其他都是佣人,护在佟大丫和佟银鹤两边,知道路上不安全,都荷枪实弹。 小川丽娜见状,从容镇静,她在战场待过,战斗血腥茁壮她的胆量,小小十几个土匪,没放在眼里。佟艳生怕了,脸色苍白,身子哆嗦成一团。 小川丽娜像没听见一样,加速前行同时,让佣人向土匪开枪扫射。佟艳生不敢直视土匪,劝妻子停车,小川丽娜不听,骂他胆小鬼。 独眼龙一惊,当土匪十几年了,头次遇到这样硬茬,他命令手下开枪还击。这伙土匪其实一百多人,都隐藏在草丛中,听到独眼龙命令,一起开火。火力太硬,车身转眼被枪弹击出很多窟窿,轮胎也被打爆。 车不能走了,佟艳生大腿中弹,血流如注,佟大丫抱着佟银鹤蹾在车的角落里,缩成一团。佣人们的火力抵不过,躲在被枪弹击碎的车窗两旁,死的死伤的伤。 小川丽娜没想到众多土匪隐藏在草丛中,她恨自己年轻气盛,看轻了这些亡命徒。面对眼前寡不敌众的场景,急忙呼喊停战。 独眼龙没有耐心了,心一横,决定不留活口。他拿过来颗手榴弹,朝车投去,就听“轰隆”一声,车被炸得四分五裂。在浓烟里,安静下来,车里十几个人全趴在地上,血肉模糊。 独眼龙开始带人缴枪搜财,从炸坏的车到人身上,仔细搜一遍。钱币、金器、珠翠,搜到好大一堆,枪不仅缴获好几只,还找到两箱子弹。独眼心花怒放,好几年没劫到这么多宝贝了。 临走时,独眼龙放一把火,他要毁尸灭迹。可他刚走,阴云密布的天空带来一场大雨,将火浇灭。佟大丫没死,冰冷的雨将她击醒,抬头一看,横七竖八的躺满一地人,全都面目全非,分不清谁是谁。她顾不上疼痛的身子,爬起来挨个推喊。 没有人活着,她想起佟银鹤,可没发现小孩尸体。佟银鹤是佟家的根,必须要找到,活见人死见尸。忽然,她发现不远处被炸掉的车门底下,有条小腿。 她想定是佟银鹤,于是拼命爬向车门,到车门前,使足全身力气,将车门掀开。车门底下果真是佟银鹤,见他脸色发青,两眼紧闭,有微弱呼吸。佟大丫将他抱起来,见他身上除泥土,没有枪伤。 有呼吸就好,佟大丫两眼喜出泪花,她知道土匪窝就在附近,不敢呼喊救人,只能抱着佟银鹤往来的方向爬。不知爬了多远,她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醒来时,佟大丫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屋的土炕上,身上被布条包裹着,佟银鹤躺在身边,昏睡状态。她向四周看下,漆黑简陋的屋里没人,她想坐起来,可身子一动,就没命地疼。 头上有个茶杯,身子动时被推到地上,“砰”的一声,摔得粉碎。这时,门外有人听到响动,走进来。佟大丫见是个年长的妇女,一身打补丁的粗布大袿,头上裹着头巾,手里拿个破旧的筛子。 这兵荒马乱年月,能相救的人很少,佟大丫若要能起身,肯定给她跪下。此时,她看着这个妇女,不知说啥感谢的话好,眼泪流了下来。 进来的人看着她笑了,用手给她擦了擦眼泪,说:“妹子,你的伤太重,总算醒过来了。”这时,她推下佟大丫旁边昏睡的佟银鹤,愁眉紧锁起来:“你的孩子比你伤得还重,我只能救你们暂时,要想没事,得去宽城子洋人开的医院。” 佟大丫回答说:“你先找辆车,将我和孩子送往宽城子,钱不是问题,宽城子我有亲戚,定重金答谢恩人。”进来的人听后连连点头,伤重不能拖延,来不急问别的,赶忙跑出屋找车。 妇女找来辆马车,将佟大丫和佟银鹤抬到车上,快马加鞭向宽城子奔去。她们所在的地方,离宽城子好几百里,马车慢,得走好几天。 路坑坑洼洼,马车颠簸得厉害,车上的佟大丫和佟银鹤像拍的皮球,起起落落。佟银鹤昏迷状态,浑然不知,佟大丫身上的伤被撞击着,疼得吱牙咧嘴。如果不差放心不下佟银鹤,她受不起这个罪,自杀算了。 到宽城子医院后,医生打开佟大丫身上包裹的布条,见她身上有多处伤口,伤口由于细菌感染,已经化脓。近一步检查,有两个弹头卡在大腿骨缝中间,由于耽搁时间过长,错过最佳手术时期,挨弹头的骨头已经坏死。 佟银鹤经过诊断,是脑损伤,颅内有淤血,需要做开颅手术。术后风险很大,能否醒过来,不敢保证,十有八九会成植物人。 佟大丫的手术做得很成功,腿保住了,但神经损伤很大,日后腿瘸是避免不了的。佟银鹤的手术做得不理想,颅内淤血很多,手术持续十几个小时,术后靠打氧气维持呼吸。 佟银鹤的生命力很强,几天后,可以不用氧气自主呼吸了,但却保持昏迷状态,成为靠流食生存的植物人。医生拿出一个治疗方案,让佟大丫每天在佟银鹤耳边多念叨他感兴趣的事和深爱的人,熟悉的声音和事,可以刺激脑神经逐渐恢复,不可能的事情,也有可能奇迹地出现。 佟大丫按医生要求,每天坐在佟银鹤床边,讲他感兴趣的事和爱的人,直到讲得口干舌燥,声音沙哑为止。看上去像对牛弹琴,却起到了效果,两个月后,佟银鹤的手指、眼皮和嘴唇,可以微微动了。 佟大丫高兴极了,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接下来的日子,她加长时间,更加细心努力。半年后的一天,佟银鹤睁开了眼睛,佟大丫乐极生悲,鼻涕一把泪一把。抱起他,不停亲吻他的脸,像一个母亲找到丢失已久的孩子。 佟银鹤两眼直直地看着佟大丫,呆滞的目光,好似智障儿童。佟大丫问他身体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想吃点啥,可不管咋问,佟银鹤就是不开口。 佟银鹤的肺炎病,高烧就会成这个样子,佟大丫赶忙去找医生。医生给佟银鹤做下体检,见他身体一切正常,告诉佟大丫说:“没事,他昏迷时间太长,刚苏醒过来,还不太适应环境。” 佟大丫听医生说后,悬着的心才落下来。两天后,佟银鹤的眼神果真不呆滞了,只是还不说话,别人说话他能听懂,用手比划做回应。 最吓人的是佟银鹤不肯喝水和吃饭,佟大丫想尽办法,都已失败告终。转眼三天过去了,佟银鹤由于不进食,体虚无力,走路摇摇晃晃。这样下去,会死人的,佟大丫急得抓耳挠腮。 第四天中午,下起一场倾盆大雨,佟银鹤跑到屋外,用手接水喝起来。佟大丫惊住了,她没想到这小子喝雨水,赶忙找盆盆罐罐去接,留侄子日后备饮。 喝的水知道了,可吃的食物还不知道,光喝水咋能行,佟大丫还是急。第五天傍晚,医院后街有家店铺不知啥原因,燃起熊熊大火,店主养的小花猫没能跑出屋,被火烧熟了。 佟银鹤闻到了猫肉味道,跑到火场,用铁钩子将死猫钩出来,扒掉皮掏掉内脏,之后撕扯骨肉,大口吃起来。跟他身后的佟大丫,即害怕又欣喜,害怕的是,侄子反常的举动,欣喜的是,找到他吃的食物了。 医生们对佟银鹤醒后的举动,也感到吃惊。他们认为佟银鹤昏迷前受惊过度,心理出现问题,只要常和他沟通,给他一定的安全感,会慢慢恢复正常。 接下来,出现了现实难题,雨水只能保存几天,时间长就会变质,不能饮用。天空不可能每天都下雨,要想将雨水长时期保存,就得冷藏,可没冷藏设备。 猫也不好买,战乱让老百姓流离失所,到处田地荒芜。粮食紧缺,老百姓上顿不接下顿,无力养猫,没粮食老鼠稀少,流浪猫也无法生存。 佟大丫骗侄子,决定用井水和其它肉代替试试,佟银鹤的嘴能尝出雨水和井水的味道,井水放到嘴后立马吐出,脸上显露出一副厌恶表情。他的鼻子也非常灵敏,能闻出猫肉和其它肉的味道,没等佟大丫将肉端过来,就躲得老远。 出院回到奉天后,佟大丫雇人在宅院里做个大冰窖,雨水放里面,就不怕时间长变质了。猫虽稀少,但也能买到,佟银鹤是个孩子,饭量小,一只猫够吃几天了。 一年后,佟银鹤开口说话了,第一句话,管佟大丫叫声妈。佟银鹤醒过来的这一年里,佟大丫像母亲一样照顾他,他虽不说话,行为反常,但佟大丫给他超越姑姑的爱,还是知道的。佟大丫乐坏了,紧紧将佟银鹤搂进怀里。 此后不久,佟银鹤头发开始脱落,掉光后,就不再长头发了。佟大丫带他看过不少医生,药也没少吃,可都不管用。他的身高也停止生长,一年、两年、三年,转眼到十八岁,个头还不到一米,成为侏儒。 生活中,佟银鹤喜欢相貌丑陋的人,讨厌颜表俊美的人。在他眼里,相貌丑就是美,相貌美则是丑。他和长相丑陋的人交朋友,甚至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也不惜钱财,帮助那些长相丑陋的穷苦人。 这样,一些本来不丑的穷苦人,扮丑和佟银鹤套近乎,骗取钱财。佟银鹤最恨欺骗他的人,一旦被他发现,就会雇人往死里打。 他经常去妓院,和长相不好的妓女开房。每家妓院的老鸨都称佟银鹤为恩人,有佟银鹤,不怕丑妓女挣不到钱。佟银鹤从不和妓女做爱,扒光妓女衣服,在灯光下欣赏妓女裸体,就像在画展欣赏裸体画一样。 妓女要求笔直地站立,不许说话不许动。佟银鹤往往自带一壶酒和一盘猫肉,边吃边看,就像一个画裸体画的画家,看着裸体模特一样。一来二去,妓女们给他起个绰号,叫:变态小孩。 不外出时候,他就在家里研究做菜,他吃猫肉,菜自然和猫肉有关。他研究出很多菜,其中有两道,是他的代表作,一道是:天水煮猫肉,另一道是:猫心串。 天水煮猫肉这道菜,要求是活猫,现杀现吃。用木棒击猫头,将其打晕,不能打死,打死血就会凝固在肉体里,使肉变色,失去品相和口感。 将打晕的猫放血后,扒皮去头,掏空内脏。之后将猫的骨肉剁成小块,放在蒜、姜、辣椒调配的汤里,浸泡两个小时,去除猫肉的臊酸味。 之后将猫肉捞出,放入油锅,用旺火暴炒成八分熟。天水,需窖藏一年以上才能做此菜。水烧开后,将炒好的肉放进水里,加入佟银鹤研制的调料,微火煮一小时便可出锅。装碗后,再撒上点香菜沫,便可食用。 猫心串是烤着吃的,将收集起来的猫心同样放在蒜、姜、辣椒调配的汤里,浸泡两个小时。之后将猫心捞出,用竹签穿成串,在炭火上烤熟。之后刷上佟银鹤研制的酱料,就是一道下酒菜。这道菜,不仅佟银鹤喜欢,他不爱吃猫肉的朋友们,吃后也都赞口不绝。 佟银鹤坐吃山空,父母留下的钱花光了,就开始变卖房产、古董、烟土。这时,日本军闯进东北,佟大丫认为佟家辉煌的日子到来了,她派人打听佟银鹤外公小川四郎下落。打听到的结果让她欣喜若狂,小川四郎就在宽城子,现是侵华日军的负责人。 她带着佟银鹤去宽城子求见小川四郎,美其名曰“认祖归宗”。小川四郎虽看不起中国人,但佟银鹤毕竟女儿所生,女儿不在人世了,接收他,女儿在天堂也能安心。他没想到女儿所生的孩子,竟是个矮侏儒,他认定中国种族的劣质,大和种族的优良。 有小川四郎这棵大树的遮挡,佟银鹤将家搬到宽城子,盖豪宅、买田地、修天水池、建养猫厂。还大收佣人,面貌丑陋的穷人开始排队报名,给人当奴才虽没好日子过,但毕竟能吃饱穿暖。 进去的人都后悔,佟家府里这口饭不好吃,除言行举止过分严格外,伙食最让人难以接受。府里除佟大丫,其他人不许食别物,佟银鹤吃猫肉,下人们吃内脏。 佟银鹤久吃不厌,下人们不行,一天两天可以,天长日久地吃,就吃不下去了。慢慢的,下人们开始出逃,佟银鹤得知后,杀鸡给猴看,枪决两个,这以后,下人们不敢逃了。 小川四郎给佟银鹤一个工作,发良民证。得到良民证的人,就是安份守法的良民,可出门自由。得不到良民证的,视为反日乱党,只能躲在家里。出门一旦被日本兵发现,不枪决也得抓去做苦力。 佟银鹤相当威风,为得良民证,全城老百姓都讨好他。佟银鹤飘飘然,有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他不给长相俊美的人,专给面貌丑陋的人发,这样,美貌的人,只能扮丑领证。 第二年,伪满洲国成立,日本人仿照外国首都风格建楼修路,为满足他们需求,设有武馆、酒吧、赌场、妓院、高尔夫球场、赛马场。生活那里的中国老百姓,看不惯这些场所,习惯管新京叫宽城子,坚守中国文化的他们,为傀儡皇帝感到悲哀。 小川四郎任佟银鹤为新京商会会长。佟银鹤乐坏了,这是个好职位,肥得流油。商家一怕日本人,二为自身利益,必须讨好他,这样免不了送礼。 佟银鹤的大太太,就是富商的女儿,姓曲,因她满脸疤痕,变得丑陋不堪。她和佟银鹤的姻缘,是因她弟弟曲顺的撮合。 曲顺和佟银鹤是好朋友,同样是个矮侏儒,样貌也和佟银鹤相似,不知道的,都以为是孪生兄弟。不同的是,曲顺有头发,不爱吃猫肉,也不喜欢貌丑的人。 他和姐姐从小亡母,在后妈眼皮底下长大,受尽白眼和虐待。大太太脸上的伤,是鞭抽留下的伤迹,这些伤,扭曲了她的心理。如今在佟家,她是下人们眼中的魔鬼,下人们做错事,惩罚的手段,令人发指。 佟银鹤起初对她很好,也很看重她,可她生个呆傻的儿子,令佟银鹤失望。再有,她古怪的脾气,佟银鹤接受不了,开始逐渐疏远她。 现今宠爱的太太,是二太太丽雪。丽雪真名叫劳双艳,艺名叫丑旦。小时家里失火,父母没能跑出火海,被活活烧死。她被人救出来,命保住了,却毁掉容貌。 为生存,她跟一个民间艺人学二人转,学成后,进入一家小剧场。二人转表演的两个人,要求一美一丑,美角,是正角或好人,丑角,是配角或坏人。丑角自然是她,她的自身条件都不用化妆。她还有个绝活,是神调,可以一口气唱半小时,小剧场里,无人能比,逐渐成为台柱子。 佟银鹤对二人转很感兴趣,新京的二人转剧场他都去过,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演员,就是丑旦。由此,他经常光临丑旦所在的剧场,慢慢的,爱上了丑旦。 他决定将丑旦娶回家,专门为他一人唱,可丑旦已是剧场的摇钱树,剧场不肯舍。佟银鹤财大气粗,有钱能使鬼推磨,硬是拿金条将丑旦买回家。 丑旦自然高兴,一个戏子,成了吃尽穿绝的富家太太,一种小鸡变凤凰的感觉油然而生。佟银鹤觉得劳双艳和丑旦这两个名字都不好听,像皇帝一样给她赐个名,叫丽雪。并且用丽雪这个名字成立个剧院,让丽雪担任剧院演员的指导老师。 佟银鹤和丽雪天天腻在一起,气坏大太太,丽雪有佟银鹤撑腰,大太太奈何不了她。一年后,丽雪生下个女孩,这个女孩脸上有个很大的红痣,看上去很丑,但智力正常,起名叫香香。有香香这个孩子,丽雪就敢和大太太对着干了。 佟银鹤很喜欢香香,傻儿子让他伤心失望,女儿的降生,认为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他经常一边喝天水茶,一边观赏女儿,时而夸赞优点,时而叮嘱下人用心侍候。 这天,佟银鹤来女儿房间,发现床边有杯泡好的茶。前些天,小川四郎送他辆自行车,他身材矮小,手脚也笨,一直没学会骑行。刚才又学,累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见茶,端起来就喝下去。 侍候香香的丫头小秀见状,慌忙跑过来,对佟银鹤说:“老爷,你喝的茶,方才小姐往里洒了尿。”佟银鹤听后,脸色立刻布满怒气,一张嘴,胃里食物全都吐了出来。随后,暴跳如雷,大呼:“来人,把小秀拖出去,打折她的腿。” 这以后,佟银鹤变了,不再喜欢丑陋的人。天水同时不喝了,猫肉虽还吃,但也吃其它食物。他将家里丑陋的下人全部赶走,这些下人像笼子里飞出的鸟,乐坏了,饿死街头,也比在佟家吃猫下水好。 因丽雪丑,佟银鹤不再宠她了,只有看女儿时候,和她说两句话。大太太又占上风,欺负她,丽雪像打入冷宫的妃子,孤单害怕。 丽雪叫来娘家表妹做伴,陪她聊天,给她壮胆,也是对抗大太太的帮手。她的表妹叫春芙,个头超过丽雪,细腰长腿,容貌像盛开的水仙花。见人总是先笑后说话,笑脸中,两边脸颊会有小酒窝突显出来,在红晕带些羞涩里,增加亮点。 春芙的到来,佟银鹤喜上眉梢,总来丽雪房间看小姨子。问寒问暖外,常送给她新衣服、胭脂、香水、珠翠。春芙觉得姐夫虽又小又丑,像个小和尚似的,但会体贴人,心眼很好,懂女人心思。 姐夫对自己好的用意,春芙没看出来,单纯的她,围着亲情打转。丽雪看出丈夫的花心,可她不敢管,没辙。她后悔不该将春芙带进佟家,毁了表妹。 一个月后的一天,是丽雪生日,佟银鹤摆宴为丽雪庆祝。饭后,丽雪觉得头晕,天旋地转,躺床上就没知觉了。醒后,她见表妹蹲在自己身边哭,头发凌乱,身体半裸,腿上有血迹。 丽雪惊恐地问:“咋啦?你哭啥?”春芙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我饭后睡着了,醒后,看到姐夫在搞我身子。”丽雪这才知道自己睡前头晕,是佟银鹤往饭里下了药,她火气来了,胆量也随之壮大,拉起春芙就往门外走。 春芙害怕,不走,问姐姐:“你要干啥?”丽雪说:“找佟银鹤去,让他给你个说法。”春芙见姐姐为自己撑腰,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怕也消了很多,这才跟着走。此时,佟银鹤在书房里学写日文,见丽雪带着春芙气冲冲闯进来,理亏心虚的他,赶忙笑脸相迎。 丽雪推下春芙,让春芙自己说,春芙羞于启齿,再次哭起来。丽雪见状,只能自己质问佟银鹤:“你对春芙做了什么?”佟银鹤一脸歉意地说:“你生日我高兴,酒喝多了。” 丽雪见他要赖账,赶忙打住他的话,说:“胡扯,你是有预谋的,往饭菜里下了药。”佟银鹤见假言被揭穿,只好承认,说自己行为虽然不对,但真爱春芙,保证负责任,明媒正娶。 春芙一百个不愿意,佟银鹤和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相差甚远,可自己被他奸污,已经不是干净人了。不嫁他,有谁会娶自己,这样的丑事,唾沫星子都会淹死人。 佟银鹤的妻子很多,明媒正娶的,只有大太太和二太太。春芙是他不喜欢丑貌人后,唯一心动的女人,他决定风风光光地将春芙娶进佟家。 他开始筹宴,选婚日,发喜贴,可这时,佟银鹤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他舅舅打来的,说他外公被反满抗日义勇军打死在哈尔滨,尸体已运往日本,要佟银鹤参加葬礼。佟银鹤惊得半天说不出话,他和小川四郎没啥感情,但小川四郎一死,自己就没了靠山。 丧事急迫,婚事只能往后推迟。佟银鹤去日本路上,被反满抗日义勇军抓住,定为亲日分子,关进监狱。佟银鹤久去不归,佟大丫担心侄子,惶惶不可终日,最终思念过度,病死了。曲顺成为佟家常客,协助他姐姐,统治佟家。 曲顺看上了春芙,他姐姐警告他不要打春芙主意,春芙是佟银鹤未婚妻,动她会吃不了兜着走。可是一连三年不见佟银鹤回来,给佟银鹤舅舅打去电话,佟银鹤舅舅说佟银鹤根本没去日本,佟家人认为佟银鹤半路出意外,不在人世了。 五年后,佟银鹤被一伙朋友从监狱救出来,当他踏进新京土地的时候,见街上没日本兵了,有很多高个头、黄头发黄眼珠、大鼻子的俄国军人。店铺和学校全关着门,偶尔有少量市民走动。 他知道日本投降了,听闻苏联红军要帮中国打日本,现在看,是事实。他不知自己家咋样了,赶忙往家跑,家还在,只是没见到春芙,丽雪说春芙得急病死了。佟银鹤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啥病会死得这么快?这事蹊跷,决定追查此事。 两日后,大太太哭哭啼啼来找佟银鹤,说她弟弟曲顺被日本人抓去了,放人条件是,拿她娘家的传家宝金蛤蟆换。可金蛤蟆三年前被小偷盗走了,根本拿不出,日本人不信,说要撕票。佟银鹤日本有亲戚,她求丈夫出面,让日本人相信丢金蛤蟆的事实,放掉曲顺。 佟银鹤沉浸在春芙离世的悲痛中,没心情管别的事。他和曲顺的关系,单从大太太这讲,不会管此事,可曲顺不仅是他小舅子,还是多年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佟银鹤来到曲家,见宅府门窗的玻璃都碎了,物件一片凌乱,地上和墙壁还有斑斑血迹。他想定是日本人抓曲顺造成的,走进大厅,见停放着具女尸,蒙着白布单。佟银鹤问死者是谁,下人说是曲顺的小太太,被日本人奸杀。 佟银鹤没听说曲顺娶过小太太,他揭开死者蒙着的布单,见是裸尸,全身都是伤。看死者的脸,立刻惊住了,他认出来,是春芙。 佟银鹤不管曲顺了,叫人将春芙尸体运到佟宅,之后气冲冲来到二太太房间。丽雪已闻听此事了,佟银鹤脸上的怒气,吓得她浑身栗抖。 佟银鹤扇她两个嘴巴,质问:“曲顺的小太太怎么是春芙?你给我说清楚。”丽雪哭了,给佟银鹤跪下,说:“你久离不归,大家伙都认为你不在人世了,大太太统治佟家,她弟弟喜欢春芙,就霸占了她。” 佟银鹤恍然大悟,大太太胆子太大了,让他不敢想象。他杀大太太的心都有,可毕竟夫妻一场,这晚,他写下休书,休了大太太。 此后,佟银鹤开始忙春芙的后事,他亲自选墓地,在郊区的一片树林里修建墓室。佟银鹤觉得树林里好,冬天避寒,夏天遮阳,有飞禽走兽穿行,不寂寞。 棺材、陪葬品、碑,佟银鹤用尽心思。棺材用名贵楠木做成,陪葬品除金银珠宝,还有几样西洋物件。碑是石碑,又高又宽,远处看,像一座小山。 佟银鹤和春芙虽没结过婚,但在佟银鹤心里,春芙已是他结发妻子了。于是,他让雕塑师在碑上,刻写“佟银鹤爱妻春芙之墓”九个大字。 从准备后事到下葬,历经两个月时间,这两个月佟银鹤悲伤过度,安葬完就病倒了。郎中请来不少,开的药都不管用,最后决定去医院,也许洋医生能治。 坐车去医院路上,佟银鹤看到大街小巷粘满了榜单,料理春芙后事和生病这段时间,他没听广播也没看报纸,对社会现状不了解。他叫人撕下一张拿给自己看,一看榜单内容,大惊失色。原来,是汉奸排行榜,他自己是排行榜头号人物。 医院不可能进了,新政府成立了抓讨组,佟银鹤躲到乡下。每天,看当日报纸上的新闻,了解时下动态。这天,报纸上的一篇头条新闻,让他放下了心。 新闻大致内容说:苏军在投降的日军手里,解救出一个自称曲顺的人,经市民们辨认,是汉奸佟银鹤。检查人员清算,列出佟银鹤一百多条罪状,已于昨晚枪决示众。 这件事让佟银鹤无比兴奋,病奇迹般好了。几日后,他回到佟宅,眼前一切,让他的心掉进冰窖。大门和窗户被抓讨人员粘上封条,经打听得知,府上管事的人都抓进监狱,其他人驱散了。 佟银鹤成为无家可归之人,身上钱财花光后,走向讨饭生涯。佟银鹤这个名字太敏感,必须改名换姓,他将自己名字改为春芙,也有记念亡妻的意思。 建国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长春郊区的一家敬老院里,热闹非凡。此敬老院举行春季灭鼠活动,憋屋里一冬的老人们欢呼雀跃,可顺便到野外踏青,游玩一下。 院长将老人们分成若干组,每组选一个身体健壮有领导能力的老人任组长。组长给组员分灭鼠用品,罐头瓶、小勺、毒药拌的玉米粒。操作步骤是将玉米粒装进瓶里,看到鼠洞,用小勺从瓶里舀出几粒,放进鼠洞。 每组都发完用品排队出发时,其中一组的一个组员走出队伍。见这个组员是位满脸皱纹的小矮人,一脸歉意地对组长说:“我的瓶子没拿住,落地碎了。” 管他组的组长叫王大河,看了眼这个组员,一脸怨气地说:“春芙,你笨手笨脚的,不用去了。”春芙可不想留在院里受寂寞,嚷道:“你阻止我不好使,我找院长去。” 全院都是统一出发,王大河怕此事闹到院长那,耽误出发时间,引起别组人员抱怨。再有,春芙是院里扎手的刺猬,和他闹得太僵,院长定会怀疑自己领导能力,失去日后重用机会。 想到这些,王大河赶忙阻止道:“别去了,再给你发一套灭鼠用品,你要拿好。”春芙见他态度缓和下来,便用柔和的语气回答:“组长,你放心,这回我绝对拿好罐头瓶。” 春芙拿到灭鼠用品后,队伍出发了。野外鸟语花香,老人们赏花看鸟,心情十分舒畅。脚下草丛里的鼠洞,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像游山玩水的人,忘记了出来的目的。 两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一片树林,树林里是坟地。这片坟地能有几百座坟墓,大多都是堆起的土包,立碑的寥寥无几。坟地中间,有座用石砖修建的高大坟墓,特别是墓前小山似的石碑,十分显眼。 老人们不屑一顾地走过,他们说是封建地主的产物,劳民伤财。春芙没走,他站在碑前,心里默念碑文:佟银鹤爱妻春芙之墓。随后,他抚摸碑文“春芙”两个字,老泪纵横。 墓上出现许多窟窿,显然盗墓贼进去过,碑前后左右也长满杂草,十分荒凉。春芙蹲下身子,用手拔草,他想将草拔光,采些野花放在碑前。 拔到碑后面时,春芙发现一只大花猫静静地蹲在墓顶上的一个窟窿旁,他想墓里定有老鼠,引来捉鼠的猫。他决定爬上去,赶走猫,亲自捉鼠。 墓很高,他身体清瘦矮小,又年老力衰,用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猫前。他本想自己爬上去猫就吓跑了,可这只大花猫并不退缩,发出一声怪叫,老虎一样向春芙面部扑来。 春芙吓得面如土灰,赶忙用手挡脸。这猫的爪子和他小手差不多,瞬间挠破他的胳膊和手,疼痛难忍的他脚不听使了,一个跟头从墓上摔下去。 这一天,老人们都将心思放游山玩水上了,谁也没有注意谁。晚上收工,每个组的组长清点组员,唯独王大河组缺少春芙。王大河因失职,急出一身冷汗,赶忙派人回院通知院长。 天黑下来了,阴空无月,大家伙打着随身携带的手电,开始寻找春芙。院长也带公安局的警察赶来了,呼喊声、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野外回响。灯光和呼喊,惊慌了鸟雀,纷纷弃巢鸣叫。 这时,春芙同寝室的一个老头,向院长提供一条线索,说中午时,春芙曾在一片坟地的一个大墓前逗留。有了这条线索,人们快马加鞭往那片坟地赶。 来到坟地,在大墓的碑后,找到了春芙。见他衣服被猫撕烂,双手抱头,蜷缩着身子,僵硬冰冷的尸体上,满是挠伤流出的血。 所有人都为春芙的死吃惊,公安人员检查后确定,是猛兽袭击伤亡。春芙和汉奸妻子同名,难道是巧合吗?他在汉奸妻子墓前逗留,肯定和汉奸妻子有什么关系,公安局开始立案调查。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抗战小说推荐
  • 特高课在仓阳 二雷向明

    雷向明,走近了特高课的一栋白色两层小洋楼。一道铁门由两个日本兵看守。雷向明就走了...

  • 红军连长张成武和秀英 十三回山里

    张连长和成班长还是走了一个多小的山路,走着走着,天上就渐渐出现月亮了。原先在自己...

  • 宁静村

    还是 领悟差的勿进...

  • 血井

    心脏不好的 和理解能力差的勿进...

  • 春芙

    奉天中心街医院的产房里,传出一阵婴儿啼哭声,一个六斤半重的男婴降临人世。他母亲是...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