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鲜血凝成的国土 第五章解放军指导员李胜多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1-30
     “是呀,他们根本就是乌合之众。”在李指导员身边走着军大学员雍永淮自豪地说。
“嗯。有了我们强大的解放军在,那些土匪就等着被消灭掉。”李指导员说。
解放军战士,长得非常俊逸,非常敦实,坚定的刘天顺说:
“看来,我们只要消灭的土匪,革命才算真正成功了!”
“对。也许那时,我们消灭了这帮土匪,我们就可以回到老家,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了。”武清忠把他非常彪悍的团脸侧过来,对大家说。他非常的希望。
“我们出来的一些当兵的村里人,他们都为革命牺牲了。我们是幸运的,终于看到了革命的成功。”刘天顺说,神态多自豪的。把背在他浅黄色军服背后的步枪本能地耸了耸,同时,他紧系的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也往里缩了下,他宽厚丰满的胸部随着往上挺一挺;继续往前走。
 
武清忠问:“到时,喊你从部队转业,你愿意回河北农村老家吗?”
“我当然是。我在46年从村里出来当兵都快四年了,还没有回家看见我娘,还有我哥,我奶奶。”刘天顺回答。
“你呢?”刘天顺回答后就侧脸问走在自己身旁略前些的一副环厚身材,对战友非常热忱而性情憨厚,打仗非常英勇的、一脸发红的武清忠。
“我那山西的老家人少。我还是想外地好。你看到没有,这宜宾多不错的!”
“你要留在宜宾吗?”
“对。”
“那你爹娘咋办?”
“我想把他们接来住。我爹娘劳累了一辈子,吃了多少苦,我这当儿的要好好孝敬。农村太苦了,还是城里好。”
“嗯,这宜宾不错。”
解放军战士武清忠和刘天顺边缓步走,边聊。
他们就这样在通往玉皇乡的土路上,边走边聊,心里充满了要在这里打开征粮工作局面的信心,向玉皇乡走去。走到中午,李指导员觉得到中午了,就对他们:
“同志们,这要到中午了。我们把中午饭吃了,在好好休息一下,再走。争取在天黑前到达玉皇乡。”
“是,指导员。”六七个战士回答,就停止往前走;大家都走到在路边的一棵桉树下坐下,开始吃干粮。
李胜多指导员和他战士坐在树下,开始吃干粮,那就是馒头。现在解放军住在县城里,革命已经成功,伙食要好些了。想到在战争年代,每次战斗,或执行任务,都是吃的炒面,最好的就是窝窝头,这让战士们多感叹的!特别是参加过红军,打过日本鬼子,现在打败了国民党发动军队的李胜多指导员和他战友们,更是这样的感慨。
他更为感叹的对战士说道:“哎呀,还是革命成功的好。你看,要是在去年,我们才吃上窝窝头,现在,我们打下了江山,终于可以吃上馒头、包子了!”
武清忠右手拿着一个馒头,吃几口,就喝了一口水;听到自己指导员说,就不嚼馒头,把他有些团、白而发红的脸看着指导员,也颇有感慨说:“想起以前,我从村里出来当解放军,心里想管他的,有仗就打,没仗就继续革命,就是那天被打死了自己也光荣呀。没有想到杨家声、谭云等我们一个村出来当兵的伙伴都牺牲了,看来我还活着,还看到了新中国的成立,真是想都不敢想。现在和指导员出来执行任务,吃上了包子、馒头,真是不错了。”
“是呀,我们有很多战友牺牲了,他们没能看到革命的成功,真是为他们惋惜!”
“不过,我觉得尽管新中国成立了,但是,我们还要进行剿匪,我觉得这不算完。”武清忠说。
“这没有什么好打的。那些土匪能跟咱们解放军比吗?比他们厉害的蒋匪军都被我们打败了,我相信,他们要不了两回合就被我们打趴下。”刘天顺自豪地说。
“那应该是。我们解放军的强大实力不是土匪能比的。”
武清忠说。就嚼起馒头来。随后,
把他手里的两个馒头吃完,就把水壶从肩后紧系着宽皮带的背上拿起,把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一伸,在他肚皮正中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就闪亮一下,这令我们的解放军战士非常的英武动人!他喝了几口,就倒不出水;一抖,水都没有。
李胜多指导员看见了,就把自己腰间皮带上的水壶往胸前挪,头一低,取下来,递到武清忠的面前,说:“喝吧。”
武清忠有些难为情说:“这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的,喝吧。”
李指导员把他团脸动了一,非常爽直地说。然后,武清忠就接住喝了。
开朗风趣的雍勇淮说:“武清忠,你慢点,没有人要吃你的。”
长得长团脸的刘天顺说:“哎,武清忠吃饭,本来就快。”
“这也是我们解放军在战争中养成的习惯。”李指导员说。
“不过,好了,我们再一没有敌人打了。“刘天顺说,并把他经脉鼓起的右手抬起摸了摸他的红红嘴唇,然后把他手抬起,把他军帽往上抬抬。
雍勇淮说:“你不要忘了,还有土匪。”
武清忠一听,把他团脸一昂,好像这些土匪是不足挂齿的。把他的浑厚声音延长:“那些土匪,老子根本不怕他们。比他们厉害的国民党兵,老子都不怕,老子照样打。”
冷静的李指导员说:“对,那些土匪有什么可怕,有我们解放军他们迟早都要被消灭的。”
“指导员说得对。”武清忠和刘天顺同时自豪说,有一种作为解放军战士的自豪光荣感。
……
他们又聊了很久,李指导员看到大家都休息得差不多了。就说:“好了,我们中午饭吃过,可以走了。”
“是,指导员。”之后他们从路边的树下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渣,就向前面的土路走去……
后来,到下午16点,他们要走到宜宾庆符玉皇乡了。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