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鲜血凝成的国土 第三章赵龙连长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1-15
      解放军连长赵龙带着一连的战士们,也带着高昂意志的一连解放军战士走了大半天。天就要到黄昏了,看到眼前的荒凉山地,连一个土匪,或土匪的人影都没有看见。于是他们坐在山地上歇歇。
一排长江大虎走到自己连长面前,他爱把非常英气的军帽一把抹下来,边擦他因走累了的涨红的团脸上的汗,并顺便擦一擦他的流汗的粗红脖子。说:
“连长,我看这马上就要天黑了,咱们找一个村子在那里过夜。”
“行呀。”
回答了江排长的话后,赵连长就再次环顾四周都是忽高忽低的呈褐红色的山,接近傍晚了映衬在灰蓝色有些迷人的晚空里的群山看上去非常静默!令人感到心怡!
从北面山里来的清幽幽的晚风吹在了赵连长脸上。他对大虎排长喊了一声:“大虎,喊同志们往前走,到一个村子去看看。”
好像这样的话,他们就结束了这天的劳累行程了似的。没来过宜宾偏远山区的赵连长他们以为走了好久就会看到村子,走了一两个小时,看不见一个村子。
天开始暗淡了。赵连长、江排长带着一连战士来到了前面是较高的山脚下,在此前,他们(解放军)很想就近找到一个村子,没有想到越往偏僻山区里走,越看不到想看到的村子;直到要天黑了,都没有看到一个。直到天暗黑了,他们看到或他们好奇的是一一一前边山脚没有房子,反而在半山腰有两草房,山顶上有一间房子。无奈之下,天要黑尽了。只好走到位于半山腰的在两座草房一边的一片在暗黑的黄昏光线下,显得暗绿的一长片枝叶婆娑的竹林里。
“同志们,我们就在这里宿营。”赵连长说。他也累,大家也非常累!
战士们就散开在竹林里去,就地坐下。
这时,赵连长看到从跟前过去的一条上山的小道从那边过去的茅草房子背后弯过去到山顶。
 
也同时看到在过道过去的一间伸出来在麻麻黑的天色下,茅草房的偏棚侧墙下的几颗没有树叶光秃秃的李子树,也听到从偏棚里传来了牛的牟牟声。这时,在那边正房上偏后的房顶烟囱里冒出淡蓝色的炊烟,在麻麻黑的天色里,从背景是陡斜呈暗黑的山壁上冉冉地上升。赵连长觉得天黑了,是村民做晚饭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把精力放在打土匪的事情上,就忘了自己的肚皮还没有进食,战士们应该早饿了。
23岁的山西农村战士,一副桃子形脸,不喜欢孤僻的向俊海走到连长侧边,看到连长在看着竹林过去村民房子。就问:“连长,你在看什么?”
“房子。”赵连长回答。
这时,肚皮非常饿的向俊海在连长面前发牢骚说:“连长,这时,要是有点热饭吃,就安逸!”
赵连长把脸回过来说 :“这个时候,大家都走累了,肚皮饿了,又不是你一个,在那里多话干什么?”
“连长,我不是说我,我是希望大家都有热饭吃。”
“这里不是县城。我们解放军该吃苦,还要吃,不然,革命怎么能成功。”
一班长是宜宾白沙农村人,也是46年出去参加革命的。他走来,一张长脸非常不悦。“向俊海,你龟儿子跑到连长那里乱讲些什么?跟老子过来。”
“班长。”被自己严厉又脾气横的班长梁长安说了。向俊海就灰溜溜地走向自己班长。
“跟老子坐下。”一班长说。好像要强行让他坐下。然后,一班长梁长安站着,不说话了。
 
向俊海如一个调皮的学生被喊了后,就闷声坐下。这时,走了大半天山路的已经又饿又身心疲惫的战士们开始吃身上带的干粮。
 
夜晚来了。战士们吃过自己带的干粮一一一馒头等,有些就地而睡,有些在聊这一天的行军感受;走一天了,战士相当累身心疲惫,赵连长更累:他还要想法完成营长、县委交跟他的剿匪任务。就和一排长江大虎商量。解放军26岁长得方团微黑脸,络耳胡,高大魁梧,眼光非常清亮,是显得憨厚又不失彪悍、担当气质的山东人。
“大虎,我们过一会,到老乡家去,跟他们了解一下这一带的土匪情况。”
“行。”
“你说我们这会儿去,会不会打扰他们?”赵连长似乎觉得不妥说。
“这又不是半夜三更。连长,我们就现在去。”做事非常明快、理智的江排长说。
“好。”
然后,两人马上把自己军帽戴正,又把肚皮正中的皮带好好地整理一下,觉得这样行了。就向在黑黑越越的夜色里,在身旁非常恬静的竹林侧面的那边有浑黄煤油灯从农户家里照到黑糊糊的土坝上走去。
“老乡!老乡!”赵连长和江排长走到开着门、有悠微的浑黄煤油灯光照在他俩非常英气军帽上和紧系在他俩肚皮上的酱色宽皮带非常英武的身上。”
这时,从浑黄家里走出来一个六十岁的老汉。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