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长篇抗日小说 高高的山岗 一休整待命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10-31
       1940年7月,抗日战争已经进行到三年了。位于中国河北的冀中平原是日本鬼子频繁践踏的肥沃土地。
 
       中国河北的七月接近盛夏了。山野里充满了温热的太阳,到处是一片一片的绿油油的繁茂叶草,沃野千里。现在是下午14点。天空一片洁净而湛蓝,看上去,能洗涤人的心灵,把你带到一种无限美丽诱人的境界。在一座呈土黄色的矮山脚下,有两座旧的大瓦房,这是地主老财害怕打仗而遗弃的。而大瓦房的后面就是山。此时,在一大片纯净而宽阔的蔚蓝色晴空上,没有一点、一丝的云片。在炎炎的空中,隐隐地含着一股持久的热量。下午的太阳如在你正头顶上放纵地厉害照着,仿佛你头顶上有一个大灯在热乎乎地照着你似的。住有八路军的房子门口是一块土灰色大地坝,在地坝边,生长着一大片的、一个个非常饱满的玉米,绿油油的包谷叶簇拥着,密密绿绿的。而在包谷地的中间,有一条出去的小过道,出了包谷地是一小段的山道,在道边有一棵绿叶蓬勃的槐树,山道往下通往很远的山边土公路上,从这里,能看到很远的山下公路上的情形,也能看到日本鬼子的动向,所以,八路军营长肖飞根据这一地形安排战士警戒。这时,有两个20岁的勇敢英武长得壮实的八路军战士站在土坡上的树下,在放哨站岗。他俩肩挎步枪,注视着:在远远的前面、一些绿草青青的矮山包和土堆(坎)以及此时位于山下边的、被炎热的太阳爆嗮而空荡荡的泛着黄色的土公路。而这时,打到他俩头上的绿色树叶上方是一大片蔚蓝色的日光历历的晴空。
       最近多天来,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在这里休整了近半个月的八路军冀中军区四团一营营长31岁的肖飞只带着一连在休整待命。在这段日子里,战士们都是上午进行军事训练,下午由于太阳爆嗮,不能进行训练,战士们在房里休息午睡,到了晚上时而开会,时而休闲聊天等。八路军营长肖飞在自己的那间指挥房子和指导员聊谈目前的抗日工作和今后的部队工作计划。谈过后,喜欢空闲时,就和战士们呆在一起的肖营长就对李指导员说:“老李,我到一连那里去了。
 
””去嘛。”然后李指导员又问,“老肖,这天热,你不睡一下午觉吗?
“我睡不着。”肖营长回答。然后,肖营长就出了房。出了房,肖营长想到先去在小道口站岗的战士那里看看,然后,再去看看一连的战士们。于是,他就走下房的侧边,向一片包谷地中间的过道走出去,进到了两边是打到自己头顶上的一动不动的绿青青的包谷叶下的过道上。他感到了照在自己戴着灰白色军帽和背上的热烘烘的太阳,觉得不舒服,看到身子两边是一阴一亮的包谷荫的小道,又觉得多舒心的,想到要看自己战士,他还是把步伐走快点,一会就走出包谷地到树下在站岗的八路战士胡奇、唐耀根身边。看到营长来了。一直在注视着远处充满了明亮热光的山边土公路上的八路军战士胡奇就招呼自己的健壮、仁厚的肖营长。
“营长!”
“你是二排长郭操的三班战士?”肖营长问。
“是,营长。”
“现在有什么情况没有?”
“没有。营长!”
“好。现在是日本鬼子对我冀中八路军根据地频繁围剿的时期,一定要注意进前面山脚的大路上的情况。”肖营长不忘再次叮嘱自己的战士。
“是,营长。你放心。”
“现在,你们要坚决听从自己指挥官的命令,要知道:一排长王占虎和你们一连长赵大虎是不错的指挥官!”肖营长对两个战士说。
“是呀,王排长人多好的,我们郭排长对战士们更好!”胡奇说。
“郭排长怎么对你们好?”肖营长问。他对战士胡奇这话产生了兴致。
胡奇说:“我们郭排长打仗时,总是跑到最前面。看到我们每一个人有危险,就马上帮我们提醒我们。他从不在我们面前吹嘘、说大话,看到每一个战士有事,就一直陪他,对有病的战士,他就让炊事班长做好吃的跟战士吃。”
“嗯,听你说了,我也感到他是不错的排长。”肖营长说,“好,我走了。”
然后,肖营长就回身向战士们呆的营房走回去。
   他走过坝子,接着走到是灰色瓦房的一、二排的营房,看到了靠土灰墙下的一横过来的土炕上,躺着正午睡的战士。一个挨着一个睡着的脱了军帽,发亮的光滑额头,闭着的安静温存的眼,凸起的鼻翼下,黑乎乎的胡子和闭上的润红的嘴唇,还有,从他们的下巴下,隆起的敞开军衣的丰满的胸部和光滑的肚皮,还有些穿得是一件白布褂的战士。肖营长看到了在略暗淡营房西面,二排长郭操,一个长得非常英俊、话少,对自己战士亲近的非常好的八路军排长。他是团脸,27岁,汗水从他戴着的军帽里流下来,他不怕热,还是身着灰色的军衣,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微鼓壮实的肚皮上,看上去,郭排长十分英武动人!肖营长看到:八路军二排长郭操在为睡熟战士擦拭脸上的汗水。这时,27岁的长得壮实,性子有些内向,团脸,目光温存,方正鼻子的郭排长在帮自己已经睡熟的战士擦脸上的汗津津汗水时,他红红的嘴唇就蠕动一下,而自己都有从军帽和额头之间流下的汗水。他顾不了跟自己擦,而是跟自己战士擦。他听到营长走进房来的声响。就抬起非常亲切而俊逸的脸,起身,转过来跟自己的营长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
小声说:“营长!”
“郭排长,你怎么不午睡?”营长问。
“我睡不着。”
“一排长呢?”
“好像去连长那里了。”
“哎,这天气太热了!”
郭排长没有说话。他人老实、厚道,说不来好听的话,比如:营长,你坐嘛,并马上把板凳从窗边拿过来等的语言和举止,就干站在那里。这时,八路军赵大虎连长和一排长王占虎走了进来,两人听战士说营长来了,就马上出一排营房来见营长,并向营长敬了一个军礼。
赵大虎连长声音大,性情爽快,做事直接没有遮拦。“营长,你坐!”
“小声点,战士们在睡觉。”肖营长提醒他。
就用手往门口外示意,意思是到门口去。
然后,他俩就出去了;而郭排长留
在房里。
他知道,他们几个都爱呆在一起,自己又没有什么可说的,就坐在有网格形状的窗子下的桌旁的木长凳上。
过了一会,睡在郭排长身后炕上的十五岁的八路军小战士也姓郭,叫郭中昌,他看到自己的排长坐在靠窗的桌子下的旧长凳上。就起来,下炕,穿上军衣走到自己的排长跟前。
“排长,你怎么不睡觉?”
“睡不着。”
刚和一批人来参加八路军近半个月的小郭,最关心的拿枪打鬼子,而发跟他的是一把土枪。不懂事的他,就想要一把日本鬼子的三八步枪。这个时候,八路军是武器匮乏,弹药少得可怜!基本上靠缴获鬼子的武器打仗,自己生产的有限。往往是有些战士有枪,每次打仗就发三颗子弹,一打完,就得马上冲锋。这个状况在很长的时期内是无法改变的。小郭经常跟自己郭排长要求多发子弹,而排长自己也非常无奈!此时,睡了觉,起来看见自己的好汉排长,就问:
“排长,你什么时候发我一支步枪?”
郭排长知道小郭的心思。他觉得这个时候战士们在睡午觉,这样说话会影响大家的。就小声说:
“跟我出来说。”
“嗯。“
然后,两人就走出大房,到房子侧后边的过道上的柳树下。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