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七三一(十三)战斗还在进行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10-22
        “铃木队长,我们来了。”家纳讨好说。
“海牙股!霍地格格(日语:快,冲锋)!”铃木转过脸,迫不及待两片厚嘴唇猛一张开,就看到他张开的白色牙齿里那猩红色圆润的喉咙。
“嗨!”家纳赶紧回答,就带着十多个鬼子端着枪,急步如飞,朝王连长王班长他们所在高坎西侧跑上来。
王连长立刻看到了往上跑来的鬼子,也看到在一处甘草边石头旁趴下的铃木小队长。铃木小队长是在喊了大家冲之后,害怕被抗联战士打死,就赶紧趴下。
王连长立刻伸出驳壳枪,对着趴在斜坎石头下的正在盯着上面自己部下进攻而显得满意神情的铃木连续开了三枪。
“啊!啊!”铃木的头被斜飞下来射过他头皮的子弹擦伤,痛得如犬狂叫了两声,又惊心又略带点怪声,就像猪叫,三股细血从他的侧头流下把他马脸染红些了。他伸出左手马上把脸一抹,是红莹莹的血,就懊恼地喊:“海牙股!海牙股!(快)”并掏出手枪,也跟过来,不管自己被打死的想法了,要报复打伤他头的抗联。
在喊过后,铃木十分气恼地想道:是谁把我打伤的?是哪个支那军人向我开的这一枪,我要把他找出来,亲自把他的肠子拖出来。想到这里,他恨得嘴都歪向左边,一张发红的圆脸气恨难抵。
他先是拿着手枪,想马上跑到抗联阵地,当场直接打死这个抗联军人,又感道:他还想左手用手枪打死一个支那军人,右手拿武士刀劈死又一个。他就满怀着即刻灭掉抗联的冲动,跑了过来。
这边的鬼子看到自己的小队长,被上面的抗联打伤了头:有几条细细的鲜血从左太阳穴上流到他的肥脸上。几个鬼子脑袋都木了。但是,仅几秒就反应过来和小队长继续向土坎上进攻。还有一点,他们看到:在西侧过去被一处伸出些的坡壁遮住的三四个抗联战士;在正面就只有三个抗联军人趴在高坎上,身着薄薄的、露出些棉花的军衣,也看到两个军人肩上的两根细条的武装绶带从肩上到他俩正胸前交叉、至他们紧系的宽皮带的腰间,还有一个是战士。
“上面只有几个支那军人,快上!”铃木小队长喊道。他似乎才发现到这一侧(西侧)和正面的情况,而此刻,抗联阵地东侧没有人了,应该是都死了。然后铃木胆子更大了,他要首先跑上来,对,他还要第一个攻上抗联阵地,这样,他会因无尚勇敢而晋升为中队长。在这一想法的驱动下,他一下就跑上去五六步,马上忽地停步。他立刻想道:我这样跑到部下的前面,肯定会第一个被支那军人打死。不,我铃木绝不干这样的蠢事。对,让部下前冲,打死的就会是他们,自己还可以利用部下的死对村上大队长说成是因自己的出色指挥而成功的代价并凭这次行动升官。想到这里,铃木马上趴在一块石头下,右手一挥:
“霍得格格!(日本语音:冲锋)
如果,他(铃木)发现上面有很多的抗联军人,他就要喊部下上,他对这一情势很在行(意思是:他擅长干这些事)。他跑了一段,马上就站住。他想道:不,要他们(他的士兵)上,把支那军人抓住,我就要把支那军人的肠子拉出来,把他们肢解了。(相关的描写请关注《抗联连长王羽)。而我这样跑在前面,会被支那军人一枪打死的。不行,这种事绝对不干。对,我已经头被打了一枪,不能再被打第二枪,就这样,做做姿态就行了。想到这里,铃木队长马上站住,马上扑倒在一块凸的土包旁,振臂一喊:“霍得格格!(日语:冲锋。)
在他的喊声里,有近三十多个鬼子往高坎上劲力十足地直跑上来。
“连长,你看,有多个鬼子要跑上来了。”王震杰班长说。
“不要急。”王连长还是稳沉说。现在是打死一个鬼子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好让的。
“你是说让他们近些再打。”王班长明白连长的意思。
王连长点点头。此刻,跑在最前面的几个鬼子突然打枪,想先打伤打死王连长他们,这样会有效地减少鬼子伤亡。
顿时,有六七颗子弹向他们迅速地飞上来;王连长反应很快,立刻本能地伸出右手,把趴在他右边的一个战士李玉才的头按下。还在想等鬼子上来的王班长看见了飞蹿上来的子弹,立刻把他的头低在地上。这时,王班长的嘴脸都触到了地上的灰渣。同时,王班长就听到了自己脑袋上方有子弹飞过去的呜呜的声响,他感到这一声响就像一把快刀在他的头上飞过去似的,令他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这时,王连长才把右手臂从战士李玉才的后颈上拿开。
   他略抬起脸往高坎下看:鬼子就要近身了。还有五六米距离。
“快开枪!”他迅速一喊。王连长并不因为自己的战士只有一两人就放弃狠杀比他们多的日本鬼子,他会战到死为止。
在惊魂未定中,抗联战士李玉才还没有回复转来,就听到了脸快挨在地上在自己身旁的王连长好像嘟嚷一句似的非常快的话,感到没有听清,就抬起脸转过来问:
“连长,你说什么?”
这时,王连长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在马上就到跟前的鬼子的情势上。李玉才看到:王连长的身子伸到灰褐色的土坎边,握住驳壳枪的右手及时作出对鬼子的射击。这一刻,任何一件事和一句话被他排除在脑外,他如一个专心认真在操作机床的工人。
李玉才明白王连长是说鬼子到了。就马上捡起自己右手边地上的步枪,赶紧端起就开枪,然后,又开枪,他动作尽量做得快,好像在抢时间和时效似的,多打死鬼子。
王连长看到鬼子像蛆一样,在往自己所处的阵地上爬涌而上,就腾地站起,如一道厚实的墙,要把鬼子挡在墙外似的。他血红的脸色,更加的坚毅,一枪又一枪,有力地扣动着驳壳枪的扳机,子弹就飞速脱离枪管,向离王连长仅有不到五六米距离的高坎下的鬼子射下去。他这时,已经不管自己是马上被打死、或者一眨眼被打伤的情形了,赶紧开枪打鬼子,就像他在打死对他呲牙利爪的野狗饿狼一样。
一个鬼子的胸部被打中,他身子后仰;马上一个挨着他的鬼子被打中鼻梁,他叫了一声,把手里的步枪一扔掉,好像嫌它碍事似的,赶紧右手捂住自己的脸,好像捂住就不疼似的,也倒下;有一个鬼子看到:在高坎上边站着一个身着单薄灰军衣、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动都不动,好像是堵在上面,对着他们积极开枪的抗联连长王杰。
一个可能是被同伴脚一滑,撞倒的在斜坎上的鬼子,他翻过身,看到了高坎上的王连长;马上端起步枪向王连长开枪。这时站着射击的王连长,立刻成了竖在上面的活靶子。这个叫北泽晃二的鬼子开枪了,子弹飞近王连长。战士李玉才看见了,他立刻把自己的连长推倒。
然后,王连长马上爬起来。由于鬼子几乎近身了,如果敌人攻上来,他们三个人就会被围。王连长一翻身回脸,即射。
李玉才推倒了自己的连长,自己连长没有危险了。他刚端起枪,继续向坎下的马上攻近的、越来越多积极跑上来的鬼子开枪,打了两枪,刚要换子弹,就有一颗子弹迅疾飞上来打中他的头,他扑倒在地上。由于枪声大,又响,王连长听不到。
鬼子又近了。有几个鬼子在最前面。
王连长加紧扣动扳机,也不一定都在打前面的鬼子,而是见敌人就开枪。可还是有子弹向王连长的头上飞过去。
王连长马上头一低,等子弹一过,然后抬脸,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又射,似乎什么事都影响不了他狠力打鬼子的心情,照打不误。
这时,又有一两颗子弹一高一低,向王连长射上来。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