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七三一(七)战斗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10-02

       这时,他(吉野)马上出驾驶室,因为他不敢再呆在里面了,此刻有子弹继续打在驾驶室的窗边门上等,说不一定总有一颗子弹从驾驶室外斜飞进来,打在他极力弯着腰的身子上。照这样下去,他会被打死的。刚出门,他就听到自己头上的驾驶室,被飞来的子弹有两次打在灰色的车顶上,发出惊耳,使他心惊肉跳的“当当”的声响。他觉得幸运的是:自己先出了车门。在他身子落地时,吉野的后脚跟被驾驶室车门的踏板挡了下,
使他的右膝盖触到干硬的路面上,痛得吉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受到这样的痛苦使他的骄横的心受不了了!他要马上灭掉抗联,因为是抗联使他受这份罪的!
“八嘎!”他张开大嘴,能看到他猩红如狗的舌头在上下两排白牙齿里伸出来。
快步过来的松阪扶起他,他就叫嚷起来,也被来自脚后跟和膝盖的痛痛得烦躁,他痛恨抗联并喊道:“快叫松下副小队长攻上去,杀掉支那军人!”
然后,又不忘问他关心的重要问题:“援军好久来?”
“他们已经出动了。”
“岳西!”然后吉野踏实了。他立刻喊副小队长,松下副小队长跑了过来。他立刻弯着他粗壮的腰背,从高坎上射下来的如下雨般的子弹,从他的身边飞过,他从车子那面(靠土坎),绕车头积极地跑过来。
躲在有灰的前车轮下,双手放在车轮的挡板上如吊着般感觉的吉野,立刻把发青的脸,朝着惶恐的松下喊道:
“你马上带着人,攻上山去,把支那军人干掉!”他在说时,一张润黄脸上的肌肉就一块块鼓起来,一双小眼睛翻拱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凶光,一个鼻子上有两颗黑痣也鼓起来;他马上凶横把他右手从松下副队长的胖脸旁往山上一指,好像发气般要让他为他出气似的。
“嗨!”
“快去!”吉野凶横叫喊道。他右手又指了下抗联官兵在射击的高坎上,显示一下他的厉害和威风不减。
然后,松下副队长,就带着人向抗联的高坎跑上来……
       随后,松下副队长就带着12个鬼子向土坎上跑来了。边打枪边向高土坎如猎狗般狂跑,仿佛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打掉高坎上的抗联。
王连长看到敌人渐渐跑近了,他立刻注意到了一个现象:鬼子虽然十多人,而有两个长得矮肥的鬼子端着机枪基本上是步子敏捷地跑在前面,看长相有三十岁。他又看看其他的鬼子,觉得相貌都大,就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看法:这十二个鬼子应该是老鬼子兵。感觉鬼子军官用老兵押车当然比新兵强,老兵作战经验多当然会应付一些想不到的情况。
看到还在大喊着并渐渐跑上来的鬼子就要到了。
王连长坚决一喊:“打!”
同时,看到土坎上的抗联射击了,鬼子兵立刻趴下,好像是随着抗联的枪响、或者看到听到了王连长的喊打声做出的反应。顿时,来自高坎上的枪声和鬼子立刻趴在高坎下向抗联还击的枪声就合起来。在十多分钟前,还安静的公路一下就不平静了!
松下副队长和他的队长吉野,虽然是一个正副,是他们的大队长特意提拔的。两个人都非常机敏,善于攻守,都30岁。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来,两人就从日本的山形县参加了日本军队,一直在中国的东北作战。两人原来是淳朴的日本农民青年,誰都知道,不管是再好的日本青年,再老实的人,一旦进入日本军队,就会被教育得来成为疯狂的武士道军人。吉野更凶,松下略好点。
或许,刚才王连长喊了一声,让松下副小队长看见他,他就想先打死抗联指挥官王杰。
松下就趴在一块石头下,两只溜圆的眼睛像耗子眼,死死地盯着伏在上面能看见和自己战士隔开些距离的王连长英俊坚定的方脸。
      他(松下副队长)就慢慢地抬起手枪,朝王连长瞄准就开枪。他看了看,好像没有打中,就非常气人地喊道:
“霍得格格(日语:冲锋)!”松下副队长突然一叫喊,有些怪声,好像他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喉咙而一下难受一样。
一些鬼子就从趴着的斜坎上的石头、土包下等爬起来,向抗联进攻,这样,双方进攻的距离就再一次近了!
王杰连长看到了鬼子跑上来,虽然是十多个,可还有两个鬼子端着机枪向他们边跑、边射击,非常的凶横!好像以这个形式开上来似的。
英勇坚毅的王连长就抬起驳壳枪向怀里斜抱着在迸火般射击着的机枪的、紧系宽皮带的肥厚肚皮的矮个鬼子就开了两枪,这个鬼子被打中肚皮就抱着机滚落下斜坎。
松下看到了王连长在打枪时,身子稍微往上抬起,就立刻在几个鬼子的后面,抬起手枪开枪;子弹由下而上斜斜地迅速飞上去,从王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旁射过去。王连长感到自己腰间皮带略上的肌肉被擦痛,他一下倒地;而他背触到地上的一块小石头上,被抵痛了。
      身边的战士小姜在射击中,忽然看到连长的身子突然倒下,认为连长是被打中了。他吃了一惊,本能地侧身,身子朝倒地的自己连长挪过去两步。
“连长,你受伤了!”他看到了王连长痛的有些皱着眉,还有王连长紧系宽皮带的腰间稍厚的军衣有点出血,眼睛因腰痛闭成了一条细缝。
王连长看到小姜为自己担心的脸,也非常感动!可是,他必须战斗,还要继续打击鬼子。
“连长,我马上跟你包扎。”
王连长淡淡说:“有点擦伤,没有大碍。”
那我也要为你包扎。”小姜坚持说。
然后王连长就起身,他必须再次战斗,只要他还没有死。
小姜知道自己连长的脾气。就伸出手扶一下自己连长的左手,王连长就用右手拾起在他身旁灰土碎石一地上的驳壳枪,马上说:
“快,继续战斗!”
听到自己连长坚定、毫不迟疑的声音,小姜感到了自己连长执着英勇的秉性,更受鼓舞,就跟他再次服从连长的命令似的,立刻回答:
“是,连长。”
于是,两人继续战斗。
……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