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七三一 (五)临战前沉静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10-01

       王连长还是看了看土坎下有些干枯树枝遮挡的山下大路,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好像这路,几天都没有人和车、鬼子经过似的,虽然,现在出现了鬼子车子,这种感觉是照样的。
说:“小姜,不要急,鬼子的车到这里,还有两三分钟。”
然后,把他(王连长)看着下面路上的沉稳的脸侧转过来看了一下小姜,因为,小姜才来抗联五个月,是第一次跟王连长打仗。先前,王连长看见他小,才17岁多点,就不要他参加。他知道,打仗这事,说打死就死了,王连长不忍心这样做。今天,王连长觉得这场伏击能行,才同意了小姜的请求。
王连长伸出手把小姜的军帽,为他扶高些,他知道小姜会紧张。日本鬼子本来就跟历鬼一样,见人就杀,看到了就让人感觉害怕。王连长就把忠勇和蔼的脸正对下面的大路,这时的王杰连长已经打了无数次的仗了,这是对日本侵略者袭击中的一次,他更为机智沉着,至于害怕紧张,早都对他无用了,他只等鬼子的给养车来了就狠狠打。这一事情,已经使他期待多久似的。
1944年底的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已经到了十分艰难危亡的时刻,许多的抗联战士,指挥官如:小孤山十二烈士、王凤阁、王德泰、魏振民、汪雅臣、赵尚志,杨靖宇等战死。我们将正在江山文学网,小说阅读网等连载的小说《抗联连长王羽》,今年底发出的小说《抗联排长刘贵》,还有三年后,2018年一月发出的,以杨靖宇为主要原形的小说《杨尚中》,,明年发出的《美丽的国土》用外国作家的描写手法,全景描写中国抗联的战事。)
小姜抬起自己带有孩子气的脸兴奋了,说:“连长,我们都等了很久了,我还以为鬼子不来了。”
王连长略侧脸,对他说:“这条路是到王家屯炮楼据点的,他们会经过这里的。”
小姜就没有说,他非常信赖自己连长,他感到和自己的好汉连长在一起,心里就安全。王连长对自己连里战士,无论是谁一律都好。就是看到战士有错误,他就以大哥的方式和气地说。小姜参加抗联有三个月了,他也没有看到连长发过脾气。大家一起打鬼子都辛苦累,他(王连长)当然理解大家。
这时,另一边的吴排长弯着腰较快到了王连长腰侧,要打仗了,他想和自己的连长说什么。看到他快跑到王连长跟前、蹲下,小姜感到紧张,好像鬼子到了他趴着高坎下的大路了。王连长注意他(小姜)脸微微在抖,不急于跟一排长吴运来说话,先安慰小姜:“小姜,不要着急,有我在。等一会打败了鬼子,我亲自发跟你一支三八步枪。”
“嗯!”小姜听了连长的话,自己在开始发抖的心,就稍微好些。
然后王连长和蹲下在他身旁的一排长吴运来说话。
 打仗喜欢在关键位置的吴排长,很想在正面打鬼子。还有,他想以英雄的模样,在打仗后,让战士多夸夸他。这是他唯一的个人英雄主义的表现。                                      
 “连长,我们换一下。”  吴排长先说,他是那种有什么就开口先说,不想隐瞒的耿直的排长。                                
“换什么?”
“连长,我在正面阵地,你在侧面去。”
王连长明白他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是连长,必须在正面阵地指挥。就说:“你别说了,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鬼子马上就到了。”
“连长……”吴排长不甘心,还要说。
王连长立刻侧脸,瞪了吴排长一眼,马上要发脾气了。
吴排长就只好有些郁闷了,就起身,跑回到自己的位置。
三辆车从前面很长一段凸出的土坎,开得不快不慢地过了土灰色的土坎,朝王连长这边静静的大路还是不快不慢地开来,这就表明:战斗马上开始了。
“同志们,投入战斗!”王连长利落一喊,这是必须作出举措的时候。
“是,连长!”战士们一起回答。也等着狠狠收拾日本侵略者的时刻。
他习惯性往趴在他身边的战士们看了看,好像要看看他的行动,其中有几个战士先前到了自己要好的战友身边聊天,听到了自己连长严正的命令,就马上起身弯着腰较快地跑回自己的位置趴下,把放在地上的步枪拿起,瞄准着坎下的公路。这时战士们都马上把枪膛里上了子弹并推上枪栓,端好步枪放在还有些甘草的褐色坎边上。
“你这点时间,都要去聊一下。”一个战士说他。
“我以为要很长时间。”
“你是才参加抗联的吗?这样等不得!”
这个战士立刻说:“好了好了,不说了,连长喊打鬼子了。”
说完,两个战士把脸贴近步枪,注视着他们土坎下的大路。这时,鬼子的车在往他们所趴土坎下的路面开来,眼看着,就要到了。而这一部分的路面还是这样平静,静得来好像不会有车来似的。
“田文山,看来只有几辆车,我们这一连的人,拿下鬼子的给养车,就不成问题。”战士唐有贤说,他充满信心:觉得他们一连的人会轻松打下鬼子的给养车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他觉得:他们会轻松获得这几车给养。一般情况下大家都知道:押车的就只有十多个鬼子,这一经验是根据他们多年打鬼子的给养车获得的。
“那是,今天我们山里的同志获得了给养,这样,我们就好过些了。”田文山说,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把端住步枪的右手抬起摸摸他的白中有点红的团脸,又放下,轻轻拍拍他步枪上的枪管,好像上面有点灰尘似的。
“啊呀,一个多月前,我们在胡家湾打了鬼子的给养,四五天就用完了。”唐有贤有点发牢骚说。
“那才一辆车。还有,这多么人怎么够?”脸挨近步枪的田文山说,把脸侧过来,看见有些不满意的唐有贤说。按常理,不多天后,大家就没有吃的了,并每天饿肚皮,还要打仗。(相关的描写我们将在《抗联连长王羽》在一百二十章进行描写,在小说《抗联排长刘贵》,《杨尚中》,《美丽的国土》进行专题描写。)
说到这里,田文山觉得唐有贤这么久还记得。又问:“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的记忆本来就好。”唐有贤有些得意说,自己露出微笑,并抬起左手,把他的军帽帽檐往上稍微抬了一下。
“我记忆就不行。”
“你老了!”
“我没有老。”田文山立刻把话跟他还过去。
“你就是嘛!”
“别扯了,车子开来了!”在西侧田文山身旁一个战士马上打断他俩。他俩竟在那里闲扯开来了,据说平时,打仗都爱这样的。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