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七三一 (四)勇敢的抗联战士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10-01

      王连长和自己战士在一处褐灰色非常高而陡斜的土坎上埋伏下来。高坎下面就是:土灰色还有些小碎石渣的土公路。路的走向是:从他们前面不远的一处凸出来的土坎拐出来到他们这面又向东延伸的一横长段公路(西东走向)。在土公路边往南是不太高的山,而公路如夹在两山脚下中间,看去静静的!没有一个乡民在路上走动。
28岁的王杰连长已经在这一带土地上打了多少次仗了,这对他,也就是一次一般性的伏击,他每次做这事,从不想着自己活着回来,都是想着死,结果都过来了。
他看着平静的路面上,一切如:山、土坎等都仿佛静止了。近十一点,路面上还是多安静的,感觉连空气都静息了,灰白色的天如在懒懒地看着他们似的。
“同志们,把弹药压满枪膛,找好位置,埋伏起来!”王连长说,自己也伏在坎上。
“是,连长!”战士们回答,就向他身边两方分开,较快地跑过去各就各位地趴下,就跟他们在平常的连里训练似的,连长要求什么战士们就照做。
王连长看见身旁稍出去的机枪手胡海、26岁、身体敦实、团脸、人勇敢纯朴。他对他说:“胡海,你就把机枪架在这里。”这里要稍高些。
“是,连长!”
王连长看着胡海把机枪放在上面,觉得差些什么,他感到应该把机枪再架高点,这样打鬼子就会更好。他就看了看,又回脸,在视线里,战士们都伏在有些大小不一的碎石上,把步枪放在土石相杂的高坎上。王连长想:嗯,就这样,把机枪架在石头上,这样更好打。想到这里,王连长就起身,从身后抱来两块石头。说:“胡海,你让一下!”
伏在机枪旁的抗联战士胡海、26岁,在看着高坎下的路面,就听到了自己连长对自己说,把他朝着路面的脸转回来看见自己连长抱着两块片状的石头,就奇怪问:
“连长,你怎么把石头抱来了?”
“你把机枪架在上面,一会儿,打起仗来,就便于操作。”王连长说就蹲下,把石头放在土灰色的土坎边,分开些说:
“来,把机枪架放在上面,看合不合适。”
胡海就把机枪架在石块上,感觉比刚才不错。
王连长才满意。他觉得这样更能发挥机枪的作用。
“连长,你真行!”
王连长瞪了胡海一眼,胡海就马上闭口了,王连长讨厌别人恭维他。就说:“我不听这些,你还是不要把这话花时间来说,你要多动动心思,怎样对付小鬼子,说这些话没有用处。”
“是,连长!”
王连长就把视线向身子东边,顺便看了看,他看到:战士们都趴在土石不平的坎上。在那边的长得脸有些黑、有些圆、目光是那样锐气而机敏的一排长吴运来,他在跟身边的一排副排长张飞、战士小姜在非常随和地聊谈,好像他把将要来临的伏击行动,并没有因为它的致命性而显得不安,似乎更有把握。觉得就是几个人在那里进行一般的聊谈,在打发时间,或者是在聊天中等着鬼子的车出现似的。
“一排长,只要我们获得了鬼子的给养,山上同志们急需的食品过冬的衣料就会好得多。”脸略长、双眼皮、眼睛带有一种清闲神情、身子剽悍而热情的26岁的抗联副排长张飞对在看着斜陡高坎下公路的一排长吴运来说:
“那是,这几个月来,在深山里的同志们,连一颗米都没有看到了,都是吃得是野菜、草根。而冬天来了,连这些都吃光了。炊事班长老刘天不亮就到几里外的山里去找东西,这冬天了,雪又大、又冷、能找到什么。哎,听说有些抗联部队过境去苏联了,这深林里,已经不是人呆的地方了。”
“是呀!”
战士小姜把他瘦的发红略带孩气的脸颊也抬起看着两个正副排长。
“到苏联去,一定多安逸的!”小姜说。
“小姜,你也想去。”张飞副排长说。把他亲切的长脸,侧过来看着小姜。
“嗯。”
“这么说,你不想跟我们在一起,是我和连长对你不好了。”喜欢说笑的张飞副排长,看着小姜有点羡慕的瘦脸逗他说。
小姜嘴角一翘,说:“我没有说你们对我凶。”有点莫名其妙。
“哎呀,我是逗你的!”张飞副排长一下就快活笑了,抬高他的右手,伸过来,放在小姜的右肩上,如哄他的小兄弟似的。
。。。。。。。。
 
在他们说时,王杰连长就只看了一眼他俩,就把脸往前侧转还是看了看土坎下的路,还是非常的安静!安静得来好像没有鬼子要来的迹象。他没在听了,而他俩的说笑声,还是传进了他的耳朵里。王连长感到:他们似乎不是要准备打仗,而在那里聊谈一番似的。
张飞副排长还是跟带有孩气的小姜聊,根本不想他是大哥哥,就似乎在那里通过聊天消磨使他觉得难混的时间。而他两边伏倒的战士,有说话的,又端着枪默然地等着鬼子的,一切都根据王杰连长的想法进行下去,就跟大家要把这项工作干好一样。
这时,张飞副排长把趴在地上的身子起身坐在小姜趴着的肩膀旁的地上,就把手伸进他的军衣里掏出一支水烟,说是昨天卷的,就要放在嘴里,王连长就看见了,提醒他:
“张飞,你到后边去抽烟,不要在那里坐起来。”
张副排长明白自己连长的意思,他这样坐着,很远都被看到。就起身走到大家后面的土石旁,抽烟去了。他把手里的火柴擦然,点着叼在他有些厚嘴唇上的纸烟,非常惬意地抽了三口,就略抬起他的脸,让淡蓝色的烟子在他黑乎乎的鼻孔里和张开红润的嘴里一并吐出来,略有些急,就咳嗽起来,他本能地用左手捂住他紧系着宽皮带上的肚皮。
“连长,鬼子的车来了!”一个趴在王连长侧边的抗联战士忽然说了一声。
在石块旁的张副排长刚咳嗽完,就听到了应该是战士姚新亮的忽然出现的声音。就跟你在做什么时,忽然出现的一种使人惊心的声音。
张飞副排长听到了,就赶快起身跑过来在王连长的身边趴下。这时,他也舍不得扔了他手里的纸烟,就往前面一看:
在他们趴着的斜坎上,在前面很远的灰色土坎下的公路上,鬼子有棚汽车在一处突出来的土坎绕过向他们这面较快地开来。一共有:三辆车子。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