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七三一(二)跟抗联送粮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9-30
       他(杨大爷)往黑蒙蒙的山上走去,由于看不清脚下的路,就慢了些,可有一点,他没有把握:现在的抗联部队行踪不定,又上哪儿去找他们呢?他感到非常茫然!他就停下,往四周看,除了风,就是黑得迷蒙的山林。风不时从山上和山边一阵阵吹来,就仿佛是从自己眼前黑得迷蒙的空间里吹出来似的。杨大爷想道:我怎么办呢?看来这山上是没有抗联了,那我为抗联送的粮食和鸡蛋就送不到抗联战士的手里了,哎!他想到这里,心就凉了,他就站住,非常的着急!过了一会,他还是不甘心,他又想道:也许现在抗联战士就没有粮食吃,肚皮一定很饿,对,我一定要把粮食送到抗联战士的手里,嗯,既然他们行踪不定,我就一座座山去找,总会找到的。想到这里,杨大爷决定一定要跟抗联送粮。而在此时的山上,他看不清山坡和时弯时陡的上山的路,而树林在他前面归然不动。他只能小心地往上走去,他抬头又望,还是什么都看不清,就使劲看,他就眨了眨眼,好像才看清点:那空蒙而平静山巅上黑黑黝黝的天空和影影绰绰的更加模黑的树子。尽管天又黑,空气更冷,抗联也没有踪影,杨大爷还是想把这粮跟抗联战士送去。他决定:他要一座山一座山去找抗联,一定要把粮食交到中国人民的军队一一一抗联战士的手里。他就扛着一大袋粮食向山上慢慢走去,感觉他在往一个又黑又深的无形庞大的黑洞走进去似的。
 
他就向上走,因为,尽管没有找到抗联的希望。有一点,他还是相信:只要往山里走,也许就会看到人。而这个时候,这山才有可能是抗联出现的地方。他就扛着大口袋,磨磨蹭蹭小心上山。多久后,杨大爷上到山顶,他放下口袋,累得“呼哧呼哧”喘气,就歇了几分钟,之后,又往一处高坡走上去,要走上来了,被脚下石头绊了一下,摔下坡。这时,杨大爷赶快抓牢口袋,抱紧在自己的胸上,以免把粮食洒掉,这粮食是跟抗联战士的呀!他就牢牢地护着口袋,就像他护着一个心爱之物一样;他滚下来自己的后脑勺撞在一块石头上,昏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没有筹到粮食的,饿得乏力,肚皮难受,在冒虚汗的王杰连长带着六个抗联战士向这面走过来。他本想往坡上走,这样过了坡到抗联的驻地要近些。就是说:往杨大爷被摔倒的这一坡上走,又觉得往上走风太大、太冷了!就不想往上走,而是往坡边走。他们已经走过坡边。抗联战士小胡似乎听到身后一段距离有声音,说:
“连长,好像有声音。”
王连长就站住细听一下,他隐隐听到了有人痛苦的轻微哼哼声,在这寂静的山里,就是远处也能听到些。只是他颇为奇怪,这个时候,这么冷的山上会有人。具有多年作战经验的王连长立刻警觉起来,不管怎么说,尽管不清楚这一情况,还是要防备。他右手本能地伸向插在他紧束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立刻抬起拔松皮带,抽出驳壳枪,对身边的战士说:
“去看看。”
“是,连长!”六个战士跟着自己的连长转过身寻着声音慢慢地摸索回去,渐渐地他们听到了杨大爷的哼哼声。王杰连长立刻明白:这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就问:
“你是谁?”
杨大爷听到了有人问自己,从声音上判断,感到声音温和就回答:“我是东阳村的。”
王连长立刻明白是老百姓,就走近后脑勺还在流血,依稀看到:抱着白白的大口袋坐在黑乎乎夜色里的地上的杨大爷,他立刻踏实了。
“老大爷,你怎么会在这里?”王连长问,稍微有些快地两步走到杨大爷的身旁蹲下。
听到王连长关切的声音,杨大爷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遇到抗联了。这么黑的山上,除了抗联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当然,汉奸特务怕冷是不可能出现在山上的。可他还是本能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大伯,我们是抗联。”王连长回答,并立刻抬起左手把皮带拔松,右手把驳壳枪插回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自己又很饿,一下就乏力地坐在杨大爷的跟前。从下午带着战士们出来找粮食未成,又空手返回山林到这时深夜了,王连长和战士们肚皮饿得咕咕叫,走得虚汗急冒,浑身乏力,已经实在走不动了!
杨大爷看不清王连长和身边的抗联战士的脸,他立刻感到从他们的举止和气息身形来看,感到了他们一定还没有吃东西。立刻说:“快,抗联同志,我这口袋有煮熟的鸡蛋。”然后,立刻把手伸向了大袋里,拿出鸡蛋,塞在王连长的手里,而且是两个。“快吃吧!同志们!”饿得肚皮咕咕叫的王连长,立刻心里一热,他明白:面前的大爷是冒着被日本鬼子杀头的危险为抗联部队送粮的。因为现在的村子已经被鬼子烧了,老乡已经被鬼子统一管理在一处远离抗联活动的山林的地方控制起来。凶毒而极度无耻的日本侵略者想让抗联脱离人民群众的支援,把他们困死,企图在抗联最无助时,通过特务发现抗联的驻址,然后及时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毫不费力的围杀的军事目的。此刻,这个血性厚道的好汉连长,顿时眼泪流出来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和战士出来找吃的没有成,在这里,见到了跟抗联部队送粮的大爷。王连长情不自禁一下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大爷的手:“谢谢你,大爷!谢谢你,救了我们抗联!”
“快吃吧!快吃吧!”杨大爷说。然后,立刻有些吃力地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剩下的鸡蛋,然后说:“抗联同志,来吃鸡蛋!吃鸡蛋!”于是六个战士立刻伸出手接住,他们实在饿得不行了!杨大爷一一从口袋里拿出煮熟的鸡蛋,塞在他们(抗联官兵)手里。本来就饿得走路都乏力、肚皮一次次咕咕叫的抗联战士就感到:自己肚皮里的胃和肠子如饿得绞在一起似的,虚脱般要倒下,嘴里不断涌出口水,十分难受。他们吃过鸡蛋后,才感觉自己肚皮饿得稍微好些了。
“老大爷,谢谢你了,不是你,我们肚皮都饿坏了。”吃了大爷的鸡蛋,王连长感到肚皮稍好些了,就感激地说。
这时,杨大爷由于后脑被摔伤流血不止,他有些神智迷糊了。
“大叔!大叔!”王连长喊道。因为,他立刻发觉大爷没有说话,身子有些前倒,反应十分快的王连长就伸出手,把大爷扶住。这时,他的左手一下伸到了杨大爷后脑勺下的后背上,感到自己的手摸到了一处湿的后背,这时,才感到有一两滴温热的液体滴在自己手背上,立刻明白大爷出事了。
“大叔,你受伤了?”王连长马上问。
虚弱的看来就要死的杨大爷声音开始弱下去,说:“我头撞到了石头上。”
    听到杨大爷在声音和气息上弱了,王连长感到不好。立刻喊道:“王班长,把大叔扶在我的背上,快!”王连长马上想把杨大爷背到抗联驻地,让卫生员帮他包扎,他没有想到杨大爷快要死了。
王班长立刻想背杨大爷,他觉得自己不是很饿,吃了鸡蛋比自己先前很饿的连长好些,立刻说:“连长,我来背吧。”
王连长几乎吼道:“快,把大爷扶到我背上!”然后,几个战士扶杨大爷在王连长的背上,王连长又顺便说:“小胡,把口袋扛好,走!”
“是,连长!”抗联战士小胡立刻在王连长背着老人快步走开时,提起在地上的实妥妥的大口袋放在右肩上和战士们向已经不远的抗联驻地走去。当王连长和六个战士在一路上换背了杨大爷六七次后,终于到了抗联驻地,进了抗联简易的棚里。
“喊杨军医!”抗联营长黄文浩看到王杰背着杨大爷,并把他放在简易棚里的木床上时,就立刻说。这时,杨大爷流血太多死了。
王连长还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形,急着让人跟杨大爷看看。当军医来检查了一下,说大爷死了,王连长冲着军医喊:“跟他治!”因为,他不相信杨大爷会死。
“他真的死了。”军医还是这样说。
不想,王连长立刻右手把插在他肚皮上的皮带里的驳壳枪拔出来,喊道:“你不治,老子毙了你!”
“大爷真的死了,王连长。”
“少废话,快治!”
这时,王班长看着自己的连长几乎一双眼睛瞪的很大,一张憨厚铁汉般的脸,表现出对杨大爷为抗联送粮的感激,坚决要让军医治好大爷的伤而心急的模样。
王班长说:“连长,杨大爷死了。”
“你***吃了他送来的鸡蛋,咒他死了!”王连长冲着王班长吼道。
黄营长立刻说:“王连长,你再看看,大爷是死了。”
王连长好像被点醒似的,即刻转过身,看着杨大爷发白的脸没有气息了。他低着脸,许久都没有说话,渐渐地才明白杨大爷真的死了,他心里悲痛起来,眼也红润了,过了一会,抬起右手,向为抗联冒死送粮,而头被摔破而死的杨大爷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