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红色记忆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红军川南游击队(四)

来源: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3-24
      他们就这样一路缓慢地走着,走累了,徐书记让大家停下歇歇,又走。到了中午,大家就休息吃饭,后又休息,才继续往云南的边境山区前进。大家走了一个下午,徐书记看到天要黑了,就对身边的警卫连长夏奇兵还有红军后卫部队一营营长曾朝光说:“夏连长,曾营长,天要黑了,我们就在这山地上宿营吧。”
“是,徐书记。”两人回答。
然后两人回转脸喊道;“同志们,宿营了!”
听到他俩的喊声,两百多名红军官兵就停止前进。已经走得腰酸背疼的战士们就一下坐到地上,歇起来。
在徐书记身边的余泽鸿看到运输排的一个战士想把背的沉重的红木箱子放下,又不好放,因走累而涨红的脸非常为难。就说:“二排长,走,我们帮他。”
长得强悍、圆脸的五连二排长王龙,25岁,是一排长王东的弟弟。他听到余部长说了后,就几步非常敏捷地走到这个战士身后;这时,余泽鸿才到,两人把这战士的又沉又重的木箱放下来在地上。余部长知道那里面放了一些党的重要文件等。
王龙排长放下木箱后,作为非常年轻负责人的红军排长,他就到自己的排里去帮帮自己的战士。
没有干部架子的余泽鸿就蹲下,对这个叫谢福才的红军老战士说:“来,喝口水。”
样子非常憨厚的谢福才说:“余部长,我不口渴。”
“一个人背箱子很累吧,等明天早晨出发,我喊二排长再派一个战士来跟你换着背。”
“余部长,不用了。”耿直的谢福才说。
“为啥子(四川话,为什么)?”
“我一个人行。从江西余度出来当红军前,在村里,我就是干苦力的。”多淳朴的谢福才说,也没有要表现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
“那好,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找你们二排长也行。”
“嗯。”
和老战士谢福才说完话后,余部长回到徐书记那里。这时,徐书记和曾营长、夏连长、王东排长坐在斜斜的山脚的一平地上,他们前后都是一大片宿营的红军官兵,还有一些大小的红木箱子放在身旁等,看上去:人和箱子相杂其间。
       徐书记还是关心这一支队伍,好久到四川泸州叙永,它是川滇门户。对走过来的是宜宾长宁人的余泽鸿问:“老余,我们好久到叙永?”
是四川宜宾长宁人的余泽鸿当然对泸州、宜宾的一些地理民情是非常清楚的,这极有可能是周恩来副主席派他回川南的主要原因之一。
“老徐,不要急。我们明天早晨出发,走一个多小时,就出云南边境到川南了。再走到下午16点,就到泸州叙永的四合山。”
“那就好。”
“老徐,这都要到晚上了,喊炊事员做饭吧。”
“嗯。让战士们好好吃饭,再好好的睡一个晚上,我们明天就高高兴兴地出云南边境到四川去了!”徐书记非常有兴致地说。他跟红军长征到了一些地方,现在到四川,心里怀着一种新奇感的。
他又说:“夏连长,喊炊事员做饭。”
“嗯。”
然后,夏连长就跑到后面去了。
等夏连长离去后,徐书记和余部长就在那里聊谈关于今后红军川南游击队到四川川南的工作……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红色记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