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短篇小说解放军连长孟路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桦林边缘时间:07-22
 一
 
 
   2000年初夏,已经从山西临汾解放军部队转业了近30年,人已60多岁的、曾经是解放军82师244团二连连长的孟路和几个老战友从福建福州来到了山西临汾82团老部队。多年都没回老部队了,他们很想看看以前的老部队现在怎么样了。后来,他们受到了现在的解放军战士和军首长的热诚接待。原解放军连长孟路一见到自己曾经呆过的,用自己的青春倾心和战友刻苦训练,极力做到在各项军事技术都十分杰出,为随时保卫祖国和人民那种战之能胜,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生命的激情日子,尽管已经36年过去,已经大变样了;但是,孟连长和他战友看到部队,如有回到了离别多年的家而无比激动。他仿佛感到这些,费尽精力的事,就在不久前的自己做过似的。到中午,现在的部队领导在饭厅里做了非常丰盛的饭菜,和战士们热情招待了他们,还让他们喝上山西名酒汾酒。
 
十分高兴的孟路连长就尽情的喝。他一杯又一杯喝,就如他在自己家里,随性而喝一样。
 
 
就要到宴席结束,他才把略有醉意的方脸抬起来,忽然看到在挂有一排的桃红色锦旗的白墙上都挨着挂一长排每一个连队的荣誉锦旗,他很自豪地看了一遍,他想这里面一定有他们二连的荣誉锦旗。结果没有他们82团2连的锦旗。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在当时1974,他们二连是全团训练、军事技能上是成绩最好的连。还有,82团二连,是解放军在解放山东泰安城,唯一攻城成功获得“泰安连的英雄连队”。这是他们二连的光荣历史。请关注短篇小说《在致命的枪弹下前进》。孟连长心里非常不悦,又不能对领导发火,但是,心里如压了一块石头使他隐隐不快,他希望他们二连的功劳不能被遗忘。就借用喝醉的样子对在身边的领到大声问:
“杨政委,我们泰安连的锦旗呢?”
坐在旁边凳子上的解放军杨政委一下迷糊了。他看着
侧边的醉眼脸红的声音洪亮的孟连长瞪着他。就问:
“老连长,什么事?”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所有连队立功的锦旗都挂在对面的墙上,为什么就没有我们二连的,我们泰安连的。”孟连长问。眼睛里闪动着十分珍爱军人荣誉的眼光,而在这后面,显示的是自己连队被忽视了的感觉。他尽管六十多岁了,还显示出当年革命军人的忠诚和军人英武的气质。
“这。”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有些醉的孟连长又大声问。让领导非常难堪!处于对老连长的尊敬,杨政委知道,二连(泰安连)的锦旗已经拿到100里外的功德训练场去了,看来必须马上派人去取回来。就非常真诚地说:“老连长,你不要急,等一等,我马上派人去办。”
 
“好,我等着。”
……
    到晚上,部队领导派人把锦旗拿回来,在吃过晚饭后,就对老连长孟路说:“老连长,锦旗拿来了。跟你!”听到这里,
 
孟连长才感到锦旗像他的一件宝贵之物,回到他的手里。他双手拿起锦旗,还非常充满自豪和荣誉地照了两张像。我们再说一次:他们二连是泰安连,这是在1947年5月,解放军攻打山东泰安城获得的荣誉。
 
“好,我要拿着它照一个像。”耿直的老连长说。然后,他双手拿着锦旗,头略高傲一抬,照了像。然后,他还想照相,还意犹未尽。他正面拿着锦旗,一种正直带有当年把自己青春在军营为捍卫解放军的崇高荣誉而奋力训练的自豪感。
 
深夜了,心地厚道正直的孟连长觉得自己不应该对部队领导这样横,觉得挺愧疚的。他决定走时,一定要向杨政委道歉。第二天,8点多钟,他们要走了,战士们还是站在部队大门列队欢送他们,就跟他们用同样的方式欢迎老兵一样。·
 
不久老连长孟路和几个战友告别欢送他们的原部队的新领导、战士,赶车走了。尽管他看见的不是原来的土路了,已经变成了水泥公路了,他还是仿佛感到自己如回家了的感觉。这种温情的感觉占据了他脑海,他怀念自己在这里的解放军部队生活,那种在上世纪七十年,中国军队里,也英雄为榜样,激励每一个战士,为了随时保卫中国和人民,奋力训练,把自己锻炼成为一名优秀解放军战士的军队氛围,还有那些如兄弟真诚的战友……
 
 
……
 
 
 
 
 
 
 
 
 
 
一九七四年春末。
 
起床哨已经吹过了。已经是解放军28军82团二连连长的孟路,他28岁,把他在枕头上的非常润泽而性感的十分英俊方团脸动了动,睁开他清亮的眼睛,
 
他看见从自己窗边上开着的窗子外,在一片蔚蓝色的天空里,一细细的金黄色太阳不知什么时候照在了非常英俊的脸上以及旁边的枕头上。他看了看头上窗子外的晴朗的天空,感到心情爽约。他习惯只要一吹起床号,就起床,还有作为一个连长睡懒觉是不成体统的。他起床,穿上自己的军衣,拿上放在窗边桌子上的盅盅和挂在白色墙上的毛巾,到隔别的房里洗脸了。解放军连长孟路还是以连长责职要求自己。战士们都在7点30进连部食堂吃饭,他准时到。这时,他听到食堂里已经非常热闹!还挺带有战士把板凳放到地上的板凳声;他走进去,看到有些战士都规整地坐在板凳上围坐放有一个大白盆里是满满的一个个饱满的馒头,一碗咸菜。
 
一班战士陈全胜,一下拿了两个馒头。
再他身边的李海波说:“你慌什么,这还多的很!”
在对面的一班长对李海波说:“李海波,你管这些干什么,吃你的。”
兴致开朗的陈全胜就开始吃起馒头了。
这时有一个叫王海波的战士咳嗽起来;孟连长就站起来,在一边跟王海波倒了半盅水,走到他侧边忙把水放在他手边桌上,说:“王海波,慢点吃,别慌。”
“连长,不是说必须在规定的十五分钟吃完饭吗?”
“嗯。”
“所以我快点。”
“时间够的。”孟连长说。
他们就接着吃饭。
到了时间,大家都吃过了。都离开,回自己所在的班排营房去了。
 
回到营房,要到八点了。中等身材,苹果脸的战士陈全中觉得要到训练出操时间了。一到营房,就马上戴好绿色军帽,系紧朱红色皮带在腰间,并开始整装。
战士陈海波团脸,人开朗而耿直。他说:“陈全中,还有十多分钟。再聊一下。”
“十多分钟,一会就过去了、我要早点准备。”
“哦,你挺积极的!”
“我们孟连长严格,可是他不刻薄,我也不能让他难堪。”
“嗯,你准备吧,我还要歇一会。”
这时,走来一个中等,身子环厚些,22岁战士他叫祝杰,湖北人。他热情爱说。看着陈全中,以他非常细致的目光注意道说:“你的鞋带没系好。”
“我怎么忘了。”
“快把他系好。”
“嗯。”
然后,陈全中马上蹲下,系自己鞋带。
这时,一班长郑明山进来,喊道:“同志们,准备集合!”
   听到一班长喊声。竹杰、陈浩波等战士非常迅速地戴好军帽子,扣上军服;又马上转身拿起床上的皮带,系紧在腰间;又弯下腰,把军鞋穿好,
这时,在营房里的每一个战士都如往常一样出操,都马上穿好衣服等,他们在8点就开始集合,这一不知做了多少次的一天训练的基本动作和解放军的整装形式,他们已经很娴熟了。这时,陈全中感到自己应该是第一个拿枪跑出去集合的人,之后祝杰也跑了出来。陈海波刚穿好;就感觉到有几个战士从他床的那边一下就跑过去,他觉得自己好像慢了,就进行的更快;后,他跑到在墙下的专门放枪的架子边,就剩几把步枪了,他拿上自己步枪跑出去。他知道,还有几个比自己慢就出来。
相关的描写以后关注描写中越反击战的长篇小说《我们亲人解放军》
   包括所有的二连战士都积极地跑到了门边操场上,一个个依次排好站好队列。接着已经早一步到场地的孟路连长和二连一排排长王东,长得非常的眉清目秀,更俊逸的他一米八,清黑的眉毛,一双彪悍、仗义的眼睛。一张非常润泽透着涨红的桃脸,他胸部宽厚,已将朱红色皮带紧系在他略鼓胀的肚皮上。他充满看解放军坚定有力的气质和十分英武的中国军人的魅力。
“立正!”他几步走到战士们的跟前,用粗的嗓音喊道。
 
接着,巍然站在他眼前的战士们就
往外伸出左脚,
“向右看齐!”几乎在战士一应做到后,王排长立刻进行下一句。同样声如洪钟,使人惊眠,不能有所造次。
战士们听到这一命令后,都把脸向右转,非常的及时而准确。
“向前看。”
战士们把两正看。
“稍斜。”
战士们把左脚出外。
“立正。”
这时军事训令结束,战士们状态非常饱满,就像马上进行在任何一=间军事的似的。
下面,清连长讲话“往排长进入进行第二低昂,宣布。”
该自己了,孟连长想。他一度严肃的苹果脸,环看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一排战士,尽管这是一件每天都要进行的军事训练。他还是非常庄重严肃,就好像他和战士将要上战场似的。他走近战士们跟前,首先朝非常精神的战士们,敬了一个非常浑然有力的军礼。
然后认值地说,“今天我们继续道上面的训练场进行刺杀。我希望每一个战士都认真训练,不带一丝杂念,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是连长。”
非常明快的孟连长一喊:“出发!”
然后战士们想部队上面后山缓步走去。
 
 
在孟路连长和王排长的带领下,他们二连来到部队营房后面的东边山里。这里靠北位于两座小山脚下,有一个大的长方形泛着土灰色的非常平整的训练场。不高的山坡上树子较少,绿草繁茂,葱绿的小草如一块毯子盖在上面。斜陡的山岩,山脚下从前面操场边的一堵灰墙过来是一块包谷地,绿色诱人的包谷叶低垂着,非常的迷人!这里空气清新,时不时有令人舒爽的初夏的微风吹来,是那么令人精神敞快!
孟连长对二连战士们宣布:“同志们,我们今天上午先进行两小时的刺杀训练。”
“是连长!”战士们非常响亮地回答。仿佛在等着这样的训练来到。
“好。马上开始!”孟连长一喊。
然后,二连的解放军战士都双手端正上了刺刀的步枪开始进行训练。
 
……
不时发出:
“哈!哈哈!哈!”的雄壮而激越的在训练时的勇猛喊声。
并继续在练习刺杀。脚步一前,跟上,英武的身子迅速往前,马上端着刺刀的步枪战士们就往前,狠狠地刺出去的声音。端着刺刀的战士们一起喊一声:“哈!哈!一一”声如骤急,响如震天,气势慑人。这是在自己班长的带领下进行的。同时,战士们右脚向前出一步,双手把步枪往前横着一顶,然后脚步跟上,再往前有力地一刺;接着身子后退,然后,右脚快步一跨,就听到:杀!一一一 ”震动人心灵的喊声,仿佛他们前面有尽在眼前的“敌人”似的。然后,这一多个训练动作重复做,最终是战士们一起双手把刺刀向前一刺。……
 
看到自己战士已经占满青山脚下这不宽大的操场,还有他们一动一喊的持枪上身,身子往前又退后,在如积蓄力量的一吼喊,还有他们坚定朝前一挺刺的猛士动作,孟路连长感到精神非常的振奋,他几乎按耐不住,想加入他们的队列。……在孟连长的指导下,战士们练到中午近十一点,结束了刺杀训练。大家就歇了。
 
 
在歇的过程中,孟连长把自己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背后的水壶取下拿跟战士们让他们喝水,鼓励他们好好训练。不久,他们向部队回去的途中,他为他们扛枪,扶累了的战士走。孟路连长没有当官的架子,从不以自己是二连的连长自居,更不耍大爷脾气。他对战士们非常友爱体贴。两天后,他们二连接到去煤矿为工人挖煤的来自团长下的援助任务。
 
孟连长让战士到操场集合。他自己还是首先到;看到他们上了车,车子开出部队大门向临汾一百多里的山里大煤矿开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除了在自己部队进行勤奋苦练杀敌本领训练外,还要经常到地方工厂、农村去支援工业生产、农业耕耘的任务。在全世界的军队里,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保卫和服务自己国家人民的特征。
一个小时候,孟连长带着自己二连战士到了一座大山下的一个煤矿前。
这时,矿领导接到了通知已经在路边等了。
 
 
看到有三辆军用汽车匆匆地驶近,在黄绿色车上的一个个身着绿色军服,头戴鲜红耀眼的五星,腰间紧系朱红色皮带的非常英武的解放军,在车刚停下时,都纷纷跳下车来。
从驾驶室里,开门跳下车的长得非常英武俊秀的孟连长走上前,他首先向两个矿领导非常浑厚有力地敬了一个军礼,自我介绍:
 
“两位领导,你们好!我是解放军82团二连长孟路。”
“我是矿党委书记杨光林。
“我是矿长姜正兴。非常欢迎人民解放军来支援我们煤矿的建设。”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孟连长非常热忱地说。一双非常清亮的眼睛眨一眨的,人显得更加赤诚威武有力!
“太感谢谢了。”另个领导说。
“二位领导,请安排我们挖煤吧。”孟连长等不得了,他想带领自己战士马上工作,为煤矿的建设多出点力。
“好!好!”姜矿长说。侧脸对一边的一个副矿长说:“林副矿长,把孟连长和他战士们带到井下去。”
“好的。解放军同志,请跟我来。”
 
然后,林副矿长带着孟连长和二连战士们进了有矿灯的黑明明的井下去。一到那里,他就看到孟连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开始挖煤!”
“是,连长!”战士们马上回答。
然后战士们在洞壁上的灯的照耀下挖煤。他看到孟连长非常干脆地把两只袖子往上一卷,拿上一个铁锹,就快步到洞壁下,首先自己挖起来。林副矿长就问一个战士:“解放军同志,你们连长怎么自己先上了?”
“我们连长一做事,都是先干。”
“可是,这煤太脏了!”
“我们连长不怕。”
然后,林副矿长就走开了。
 
 
 
 
孟连长带着战士们一干就到了中午。矿领导非常热诚来请解放军全部官兵吃饭喝酒。孟连长对矿领导说:“姜矿长,我们战士是来干活的,不适合喝酒。谢谢你的盛情。”
“这怎么行!”
“没什么。我们吃点饭就行。”
“这……”
“我看还是简单些。工人同志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孟连长说。然后,就和战士去食堂吃了中午饭,下午,刚一上班,孟路连长带着战士们接着又挖煤。
孟连长和战士马上到了矿井里,挖了一下午的煤。脸、绿色军衣搞脏了,已经太累了。这时,孟连长看到一个18岁战士钱有建,累得几乎挪不动满箩筐的在黄灯下发亮些的煤炭,走不动。就马上走到战士钱有建面前。
弯下腰,从钱的手里抱起箩筐,向前面的缆车走去,把非常沉重又脏的罗筐里的煤倒进缆车里。就走回来。
“连长,你……”
“小钱,你太累了!快去好好歇息。”孟连长说。
“连长,可我,还没有干完。”
“不要紧,我来干。”
说完,孟连长和这面的几个战士继续铲煤炭。
后来,
几个战士看到连长十分累!就说:“连长,你铲煤炭,我们来倒煤。”
这个时候,大家都累。“好了,铲煤吧。“孟连长说。他还有力气。
“是,连长!”
孟连长一直挖煤和抱煤倒缆车直到下班。他们的援助任务结束。就和战士们上了车。看到在红红夕阳下的矿山,下班的煤矿工人从矿井里满身脏黑地非常累地走出来。心地善良正直的孟连长想,这里的煤矿工人是太辛苦!渐渐地,随着他们车开离了位于山脚下的煤矿,孟连长还看着那些工人。后来,回到了部队。
从第二天起,孟路连长和往常一样,继续带领自己二连战士进行每日的军事训练。这样,又过了一些日子。
一个月后,孟路连长和老宋在作训股(作战训练)帮着整理教材。
 
到了半夜,孟连长肚皮饿了,还有老宋。中国人民解放军在70年代是非常清苦的。孟连长和他的战士们天天吃的是大白菜、土豆、萝卜、二米饭、面膜棒子面糊糊,肉很少。
“老孟,我看这样。我去伙房,喊老李跟我们做碗面。”老宋说。就当时来说,吃面是相当不错了。
“老宋,不要这样。”孟连长说。他不能在自己战士面前搞特殊。
“可是,我们都饿。”
孟连长想到老宋比自己年龄大,就决定自己去。就说:
“老宋,我去伙房。”
“好吧。”
然后,孟连长就到伙房去了。
 
到了伙房,孟连长问炊事班长老李:“老李,还有什么吃的?”
 
“有土豆,还有两个鸡蛋。连长,你拿去吃嘛。”
“不。还是把鸡蛋留跟战士们吃,他们训练太苦了,一两个月都没看到肉了。”孟连长说。老李还是首先把两个鸡蛋拿跟连长。
 
孟连长马上把两个鸡蛋放回碗里。就拿了十多个已经煮熟的土豆。
然后孟连长拿土豆回去和老宋一起吃了。
 
 
 
孟路连长和老宋整理完教材就分开了。他回到自己的连长宿舍,已经非常疲倦。他洗了两脚,就躺在铺上,一阵昏沉的睡意而来,他很快睡着了。几分钟不到,
 
孟连长听到声音。一向非常警觉对他,就强行睁开眼,从窗口上,看到一个在叫唤的战士被背着,经过他的窗下。就喊道:
 
“什么事?”
“连长,陈玉建肚皮痛。”
 
孟连长立刻起来,拿上军衣穿上,戴上军帽就出去了。
“连长,你不要来了,我把他背到卫生室。”
“别说了。”“孟连长说,他想早点让战士小陈到李医生那里。
然后,孟连长就跟这战士一起去了了连部医疗室。
孟连长和战士把肚皮疼的很凶的陈玉建送到连部诊所。李军医很快检查。他无奈地对面前的孟连长说:“孟连长,他可能是阑尾。我这里治不了,你马上把他送到师部医院。”
孟连长知道师部医院离这里有十三公里。尽管已经深夜了,他很想睡,但是自己战士的生命更重要。还有连部没有车,只好步行。就紧急对战士说:“小郑,把他扶到我背上,快!”
“是,连长!”
孟连长在小郑的帮助下,把躺在床上的小陈背起,就往连部大门外一片黑黑越越非常宁静的大路快跑去。
孟连长心里急!他觉得尽量把自己战士送到师部医院,就只有走近路,那就得翻山。他对战士小郑说:
“小郑,我们翻山。”
小郑马上明白,这眼前的山非常抖,天非常黑,这怎么行。就说:“连长,这怎么行!”
“如果走路,天亮才到师部医院,这太晚了,会对小陈不利的。我们翻山,要不了两个小时,就到师部医院。”
“连长!”小刘犹豫了。”
孟连长说做就干。说:“走!”
“是,连长。”
然后,两人就往非常陡而黑黝黝的山坡把战士小陈背上去。
到了山下,孟连长知道战士小刘累了;自己28岁,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就说:
“小郑,我来背小李。”
“连长,你已经背累了。我来。”
“还是我来。”孟路连长说,他不说你还小这类话,小郑看到自己连长决意腰背,就没有坚持。
看到孟连长有力地把背在背上的小李往上送下来,抬起他坚定,在夜里略微明的视线里,他那非常英俊苹果脸,非常的温情。他就往黝黑的而斜陡的山上走去。
 
八九分钟后,就要到崖上。背着战士的孟连长差点脚滑,他立刻温住,尽量往崖上贴近。而在他身后的小刘没有注意到。很一会,他们上了在一色黑黑越越的崖上,到了顶上。歇了一会,由小刘背着战士下山。他们到天亮前,到了师部医院。
值班的医生马上进行检查,是阑尾穿孔。手术做了近一个小时。接下来,孟路连长决定留下照顾小李。对小刘说:
“小刘,你马上回到连里,跟孙副连长说,让他负责这两三天的连里工作。”
“连长,我留在这里照顾小李。”
“我是二连连长,不能只关心连里的工作就够了,照顾小李也是我的工作。”心地仗义的孟连长说。
小刘就看着自己连长。
孟连长看了看表,要到8点了。就催他:“快回去,小刘。我送你到车站赶车。”
;然后,孟连长把小刘送上车,马上赶回来。在接下来的两天中,孟连长为小李打饭,打开水,扶他解手,深夜看护他,到早晨天亮了,才睡一会。两天过去了,小李的病好了,他们就回到连队里。
 
 
 
 
 
 
 
 
 
大家都为孟连长的举止感动。战士小杨说:“连长,你对我们太好了!”
孟连长只是说了一句:“我们是战友。”
班长说:“连长,我们要想你学习。”
“学什么,有什么好学的。”孟连长说,“你们还是多把军事技术练硬,才好!”
“是,连长。”
“再过一星期,就是团部年终考核了,我们一定要争取第一。”孟连长又说。
“是,连长。”
在中国解放军的部队里,年终军事考核不只是军事技术的比赛,更是提高每一个连队、每一个战士的军事技能的好机会,以是晋级的机会。孟连长,或者是每一个解放军都更加重视。几天来,孟连长指导自己战士们,在射击多个项目中,更是细致地进行训练。
这一天早上,战士吃过早饭,换好了军装,外面就下起雨来。雨更大。孟连长立刻对战士们说:“今天上午的射击训练不变。马上出去集合!”
“是。连长!”战士们充满信心地回答。
这样的雨中训练战士们经过。这也是考验锻炼解放军坚强意志的特别手段。
于是原来一身干的战士一跑到操场,马上淋的浇湿。在黑灰灰的天色下,满眼都是急急不断落下的雨,盖住了他们眼前的大地,迷糊了战士们双眼,落到他们军帽上,白色的细颗水珠滚落下他们的水亮亮的有红五星的军帽帽檐上。斜斜的雨水,沿着他们汗热的脸流下脖子到他们丰满的胸部,再流下到他们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的湿绿绿的军衣下。随着他们的训练动作,那紧系在他们肚皮正中白色皮带扣环就闪出杂舀的白光,这使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加的英武光彩。在二十多分钟的射击训练后,在雨中站立的孟连长,命令战士们开始练习滚爬。而他自己跟着战士们滚爬。
 
每一个战士在急急落下的大雨中,继续根据连长命令往前爬。雨水从军帽檐下,流下到他们的两边脸上,由于是面对在白蒙蒙的如万千白细线般的雨林,战士们的眼睛被雨模糊了:有战士用有泥巴的手,在不断边爬,边擦脸,把脸都擦脏了;眼睛又被雨水遮住看不见了。这时,孟连长看见一个战士是这样。就马上喊道:“成光,你等一下!”
 
战士成光就停下;孟连长就走过去,掏出在他腰间紧系着皮带下军衣包里的手帕,跟停止爬的成光把他的眼睛上的水和脸上的泥巴擦掉。然后才说:
“好,你继续。”
“是,连长。”
然后,战士成光就往前爬。
 
后来,战士们坚持在雨中,完成孟连长布置的训练任务。在两天后军事汇报演练中,获得全团第一名。战士们是那样骄傲。而孟连长没有这样得意。他让战士们一定要努力。半个月后,全团要进行20公里的长途赛跑。孟连长选出三个战士代表二连参加比赛。
 
这天,比赛来了。连里的三名战士,其中有湖北籍的陈亮。孟连长和他们在团部大门边的路边,这时,有多个连的解放军要参加比赛。
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孟连长一脸发红,看着几个战士,就好像他也要比赛似的,他对他们说:“陈亮,我们二连都等你们的获得名次的好消息。”
人长的中等、强壮的陈亮全身都充满了信心,他一个团脸欣喜而自豪地发亮,说:“连长,你放心,我们三个战士绝不跟全连丢脸。”
“好,我和战士们等待着你的好消息。”非常直爽厚道的孟连长说,也非常亲近地把三个战士的肩膀拍了一遍,眼光是那样情切、明亮。
这时,孟连长看到有些别的连的战士往马路中间的一条红线走去了。他知道比赛就要开始了。就说:“快去吧。”
 
然后,陈亮和两个战士走去了。
  三个战士和别的连的战士走到了起跑线上,过了一分钟,一声号令:“开始!”
共有三十名战士就出发了,二十公里跑。大家非常的又快又迅速,到了几公里。有的解放军战士就慢下来。湖北籍战士陈亮和两个战士累得军帽下的涨红的额头汗津津,肚皮上的朱红色皮带被透过绿色军衣的汗水打湿,他们不时抬起手擦脸上的汗水,卷到膝盖上的军裤的脚还在往前急跑。都是在部队上进行过严格训练的战士,都坚决不肯被战友挪下。
   接近二十公里时,陈亮累得心胸闭闷、难受,他看到两个战士也是气喘吁吁。
“刘杰,杨华兵,我们一定个要
坚持,跟我们二连争光。”
“嗯。”
两个战士回答。马上用最大的力气,咬紧牙关,超过了身前的几个战士,终于到达了终点。为二连获得了荣誉。泰安连的每一个时期的解放军官兵都非常忠诚而坚定地为她增光。现在的孟路连长也是。直到从部队转业为止。也许老了,他也认为自己是一个自豪的中国军人。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短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