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家有美人徒*柒

来源:原创作者:虔子话时间:08-09
 夜晚逛皇宫,还真是要命耶。
 
    霏歌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状况,确定无危险后才敢又踏出一步。
 
    拍了拍胸脯,果然她这么纯良的人不适合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
 
    左闪右避大半晚上终于到了目的地。
 
    霏歌深吸一口气,战巍巍推开眼前的木门。一股凉气立刻扑面而来。
 
    ‘不会有鬼吧,’可是……
 
    想到自己想要弄清楚的事,霏歌努力定下心神,走进后宫妃子最惧的冷宫。将门小心翼翼的关上,点燃太后替她备的琉璃灯。空荡荡的四周立刻出现在视线。
 
    ‘绌菡阁’仰头看了看那鎏银大字。还有三天,三天以后就是交画期限了。
 
    一定要拿到。深吸一口气,霏歌掩住鼻息,闪身进去。
 
    书桌旁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那幅画,细眉轻锁,究竟在哪。
 
    “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住在那里的妃子说过,在冷宫中,有很多暗门。”
 
    来之前太后提到这事,可是,暗门在哪?
 
    干嘛不说清楚,霏歌郁闷了。只能自力更生了。
 
    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所谓的画和暗门。霏歌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快亮了,还是先回去吧。
 
    刚到门口,就听见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是御林军,霏歌皱眉,他们身上特有的羽翎声和重恺。看来,这次是回不去了。
 
    暗算么,果然如太后所说,连她都被监视着。而在这朝中有这么大能力的,只有募襄王了。
 
    整装齐全的队伍极快出现在眼前。
 
    敌明我暗,现在来看,还不到最差的地步。霏歌轻跃,飞身上了横梁。
 
    御林军刹那夺门而入,火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霏歌侧躺在横梁上,朝外一望,整个院子里竟已站满了人。
 
    小心翼翼朝里避了避,却在触到一个物什时一僵,借着火光扫去,竟然是一个画轴。许是极久没人动过,画轴上布满灰尘。
 
    霏歌伸出手,小心握住画轴,刚一动,灰尘便扑簌簌落下。
 
    “谁在上面?”下方的御林军立刻抬头吼道,旋即全都抬起手中的弓箭便朝横梁射来。
 
    ‘靠’霏歌低骂,身子一偏,拽起画轴,险险避过射来的支支利箭,从窗口处跃入园内。
 
    周遭军队见状立刻围了上来,将小院堵了个严实。
 
    “擅闯禁宫,杀”,一袭华服的男子走上前,看着霏歌,冷冷道。
 
    四周的御林军立刻朝她攻来。
 
    “住手!”还未到近,便听一声厉呵从院外传来。
 
    ‘是太后’霏歌凝眉。
 
    “这是皇上新封的丰瑜公主,因不知宫中规矩,才误入禁宫。不知者无罪,募襄王,哀家看来,还是饶她一回吧。”
 
    太后话未落音,募襄王便冷笑道:“不知者无罪,那负责教导她的人呢?”
 
    “是哀家,怎么,募襄王打算连哀家也一起治罪么”
 
    “太后娘娘臣自当不敢,只是”募襄王抬头,看着眉目冷厉的太后道:“您真的,是太后么?”
 
    “你敢胡言乱语,怀疑哀家的身份”太后怒吼道。
 
    “他不是胡言乱语”低低的声音从旁边传出。
 
    霏歌身子一僵,黄金蟒龙袍的男子从人群后走出来,看着太后,目光薄凉。
 
    “皇儿,你在胡说什么?”秋丽容身形一滞,旋即扯出一抹和蔼的笑,看着皇帝,暗含责备,“你怎么也和募襄王胡闹呢?”
 
    “十年前,母后就已经死了。怎么,你还要狡辩么?”
 
    皇帝紧紧盯着她说;“是你害死了母后,是你”
 
    “不…”秋丽容心间一慌,妹妹哀泣的面容又好似出现在眼前。
 
    “来人,将这些乱臣贼子拿下”,皇帝转眸,冷冷对御林军吩咐道。
 
    怪不得会被发现,原来,她最应该防的,竟然是自己一直当做儿子看待的人。
 
    原来,原来……
 
    “唉,你真的以为,你能杀了我们么”站在一旁不做声的霏歌突然轻轻一叹,抬眸紧盯着皇帝,
 
    “都要杀了人了,还找那么多借口”,霏歌缓缓走上前,走到太后身旁。
 
    “其实,你根本早知道她不是秋菲菲。之所以认她做母后,不过,是为了她身后秋家的势力吧”
    “为了,她能让你当上皇帝”霏歌摇摇头一笑道:“现在没用了,成了阻力了,就要杀了她么,可惜啊,你们千算万算,却终究算错了一个环节”
 
    “什么环节?”皇帝脱口而出。一旁的募襄王阻止不及,只得狠狠瞪了他一眼。
 
    “算错了,不该掺上我”霏歌淡淡道,“你们早调查出来我便是秋菲菲的女儿,所以才委托了断魂楼那幢生意”
 
    “你错了,还有一点。我们知道你是断魂楼里的废物”募襄王哈哈笑道,“你以为断魂楼的人会来救你么,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唉,有的人果然傻到极致了,不能和这样的傻子说话,影响我的聪明。霏歌低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募襄王怒了,冲周遭军士吼道:“杀了她们”
 
    看来,真的躲不过了,霏歌低低地一叹,水眸随意一瞥,水袖轻扬,身形似是未动,身前的几人却已倒地不起。泊泊的血水从他们胸口流出。
 
    “你真的以为,断影楼楼主的徒弟,会是废物。”
 
    眸色渐渐变冷,发丝如鬼魅般飘扬。如今,你们欠我的,该是时候还了。

欢迎阅读秋月文学网,更多好文章尽在秋月文学http://www.qiuyuewenxue.com
 
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篇小说,漂石笔会,情感论坛,网络文学,情感文章,优秀诗歌,情感美文,免费阅读,在线读书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短篇小说推荐